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我是一把魔剑    第四十一章 血王之怒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哼,这个白痴!”杜一恺骂道。

    庞彬低声说道:“你怎么能这么说老三,毕竟大家兄弟一场!”

    “兄弟一场,我呸!”杜一恺继续骂道,“行走江湖多年,庞彬你绝对是我见过最厚颜无耻的,不知道的,还以为老三是杀的呢!”

    “呵呵!”庞彬毫不在意的笑了两声道,“一恺,不管怎么说,那把剑在我手中的消息不能泄露,看在大家兄弟一场的份上,你自裁了如何?不要让我这个做大哥的为难!”

    “哼,今天鹿死谁手,还两说呢?”杜一恺阴测测的说道,“你竟然不管血杀三劫阵,看起来,那把剑真是宝物喽?”

    “只能说还将就吧!”

    “虚伪!”

    庞彬笑眯眯的说道:“反正今天你就要死了,随便你怎么骂吧!”

    “庞彬,你以为你今天能吃定我吗?”杜一恺紧握长刀,血红色的真气将长刀染成了血色,他身上的气势猛然爆发。

    庞彬眼神一凝惊叹道:“真元境后期?”

    红河三鬼修炼的功法同出一源,庞彬一眼就看出了杜一恺的真实实力!

    “没错,我早就突破了!”

    杜一恺低声吼道。

    说罢,一道血红色的真气向庞彬袭来。

    庞彬一个闪身躲了过去。

    “老三死了,那也算好。”杜一恺说道,“如果老三活着,说不定他还会帮你呢?毕竟他跟你关系最好!而且又没脑子!”

    “那我们两兄弟今天就决一胜负!”庞彬带上拳套,将指节捏的咔咔作响,“看看是你的《血刀七式》厉害,还是我的《血王拳》更胜一筹!”

    《血王拳》《血刀七式》《黑血叉法》都是红河老鬼传授给三鬼的本领,全部都是玄级中品武技,红河三鬼依靠三种武技、血杀七劫阵以及狠辣的行事作风短时间内,在白莎郡闯出了不小的名气。

    《血刀七式》招招都是杀招,直指要害,狠辣无比,求的就是断时间内击杀敌人,招式完全没有防守余地,刀刀拼命,一出刀便没有回旋的余地。

    与杜一慨的性格最是契合!

    而《血王十三式》,则要比《血刀七式》要更中庸一些。

    虽然庞彬每一拳都带着威猛的拳风,刚劲猛烈,但他每一拳都留有回转的余地,正如他这个人一般,稳扎稳打,求稳求胜!

    刚开始,在杜一恺的抢攻下,庞彬不停后退,形势看起来岌岌可危。不过杜一恺想要更近一步奠定胜局,却总是差那么半分。

    仅仅是半分,有时候却是一道巨大的鸿沟。

    三十招多后,庞彬严肃的脸上又露出了些许笑容。

    他撑过去!

    他是红河老鬼的大弟子,最早入门,杜一恺和叶德昌可以说是他看着成长的。

    红河老祖很少认真的教导弟子,所以他是作为大师兄会代师传艺。

    《血刀七式》和《黑血叉法》两本武技的招式和弊端他一清二楚!

    《血刀七式》的确可怕,可是对武者精力和真气的消耗也非常可怕,只要撑过前三十招,杜一恺就输了大半!

    眼看杜一恺的长刀袭来,庞彬一眼就看他气势已散,

    “血王爪!”

    庞彬低吼道。

    他伸出手,直接抓住了那把长刀!

    杜一恺一惊!

    他从没见过,也从没想过庞彬能用手抓住他的长刀!

    “血王之怒!”

    血红色的真气猛然升腾,庞彬脸色胀红,他的左手紧握成拳,一拳头轰在杜一铠的胸口。

    “咔”的一声,杜一恺的胸口被打得凹陷下去,倒飞十几米远,撞倒了一棵棵大树,直接消失在夜色中。

    胜负已分。

    庞彬猛的一跺地面,冲向杜一恺的方向。

    越过篝火旁的时候,他的身子猛然下坠,膝盖狠狠的顶在叶德昌尸体的后背心。

    “啪”!

    那是叶德昌的尸体脊椎断裂的声音。

    叶德昌的尸体突然动了。

    庞彬站起身子,缓缓后退。

    叶德昌极为艰难的翻了一个身,仰头看着庞彬,接连咳嗽了记下,吐出鲜红的血沫:“老大,你……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没发现!”

    “那你怎么会……”

    “老三,你不应该在我面前装死,我其实只是有点很怀疑!”庞彬失望的摇头说道,“难道你忘了我的习惯?”

    “你的习惯……”叶德昌恍然大悟。

    “老三,你的确比老二要精明一些,我最后再教你一点东西吧!”庞彬缓声说道,“不要总想着扮猪吃老虎,猪扮久了,自己也就真成了猪!”

    在找到杜一恺的尸体后,庞彬身上的血色真气快速散尽,他脸色煞白,一屁股做在地上,吞服了几颗丹药,大半天才重新爬起来。

    估计“血王之怒”副作用不小。

    赤血魔剑内,陈浩看着庞彬默默的在地上挖了两个坑,将他两位兄弟的尸体还有他们的随身兵器放进去,然后又将他们掩埋、用树干作碑刻字!

    “红河三鬼杜一恺之墓。”

    “红河三鬼叶德昌之墓。”

    刚刚树起墓碑,他迟疑了一下又将墓碑给扔了。

    陈浩好奇的问:“为什么?”

    庞彬淡淡的说道:“我们红河三鬼,以及我们师傅得罪的人太多了,如果墓碑被人无意中发现,老二老三恐怕会被人挖出来鞭尸!”

    这两年,有这样自知之明的人很少见了!

    “杀了他们,你后悔吗?”

    陈浩恶趣味犯了。

    “不后悔,当你出现的那一刻,注定我们红河三鬼只能剩下一个!”庞彬笑着说道,“他们死,总比我死要好,至少我死了,老二老三肯定不会将我安葬。”

    庞彬将地上的烤肉捡起来,分成三份,大口大口的吞咽。

    吃饱喝足后,他又将剩下的两份烤肉放到隆起的坟墓旁边,当作祭品。

    他将剩下的割喉酒洒在叶德昌的坟墓上轻声说道:“老三,剩下的都给你了!”

    第二天清晨,庞彬早早起来,拔了两棵杜一恺坟墓旁的大树。

    这是打算修坟吗?

    看起来又不像。

    陈浩又有些好奇。

    “这是干什么?”

    “我想起来,需要再挖一个坟。”

    “埋你自己?”

    “我不需要被埋!”庞彬笑道,“我昨晚上想起来,老二在外面还有个儿子,跟一个ji女生的,我曾经远远的看过一眼,白白胖胖的很可爱,就在云鹤城里。”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