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我是一把魔剑    第四十章 兄弟反目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你就是我的新剑主?”沙哑刺耳的声音在庞彬耳边响起。

    “是谁?”

    陈浩回答道:“我是剑灵,你可以用意念与我交流,我建议你不要那么大声说话!”

    “大哥,怎么了?”

    叶德昌、杜一恺停下脚步警惕的望着四周。

    庞彬也装作很仔细的观察周围才说道:“没事,可能是我太敏感了。”

    叶德昌抱怨道:“我说老大你就是做事太小心了。”

    “小心使得万年船!”庞彬笑着解释道,“我们还是继续赶路吧!”

    三人赶路的时候,庞彬不动声色的与陈浩进行了交流。

    “你就是魔剑的剑灵?”

    “没错,我就是赤血魔剑的剑灵,作为剑主,你有资格知道这把剑的功能!”

    陈浩当然不会将赤血魔剑的能力全部展示出来。

    比如天赋弑主、厄运光环、厄运爆发、弑主传承之类的技能统统隐藏,杀戮进化技能他也没有把具体的反馈比率告诉庞彬,方便以后的操作。

    不过哪怕是暴露出来的能力,就已经让庞彬倒吸一口凉气!

    “通过杀戮不断进化,就能直接提升剑主实力,无视根骨瓶颈,越杀越强,什么修炼资源都省了!”

    “竟然还能直接提升剑住的根骨、悟性……这太逆天了吧!”

    “最后的挽歌……原来傅远明最后关头使用了这招,就是代价太大了!”

    庞彬就像一个没有见过世面的乡巴佬,盯着赤血魔剑的能力两眼放光,眼中充满了贪欲!

    “我总算明白,为何傅远明能从一区区凝气境蝼蚁一越成为先天高手了。”

    接着,他有评价道:“不过,有如此神兵,傅远明竟然会死在铁石城,他还真是废物!”

    “傅远明拿到我的时候,他只想当一个普通的刽子手而已!”陈浩也不由得感叹道,“后来他失去妻儿之后,心里已经有了死志。”

    “杀与被杀,是这个世界永恒的主题!”庞彬对陈浩说道,“拥有成为强者的可能,竟然还选择放弃,他真是个蠢蛋废物,活该老婆儿子都被宰了。”

    陈浩抽了抽嘴角,他对傅远明印象不错,不算孬种。

    傅远明选择死亡,这是他自己的选择。

    陈浩尊重他的选择!

    “我想,你作为我的剑主,应该不会那么窝囊吧?”

    得到赤血魔剑,庞彬顿是豪气冲天:“当然不会,我会让全天下都知道我的凶名!”

    陈浩哈哈笑道:“那就好,我还在不断的进化,每次进化,我的能力都能增强几分,运气好的话,或许能继续增加你的根骨、悟性!”

    “真的吗?”庞彬目光中充满了火热。

    “那是当然,只要我进化,我会多增加许多能力,以前我也没有杀戮反馈的能力,是成功晋升之后才出现,以后说不准还能出现更多强悍的能力!”

    庞彬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有这么逆天的宝剑,称霸白莎郡,称霸南云国,称霸南域,甚至称霸大陆好像也不是梦!

    “不过有件事,我必须告诉你。”

    “什么事?”庞彬问道。

    “赤血魔剑只能承认一位剑主,除非剑主死了,要不然不会承认其他的剑主。”

    “……”

    庞彬用余光瞟了一眼落在身后半步的两个兄弟。

    该如何选择,他心中已经有了定论。

    赤血魔剑的能力远远超出庞彬的预计。

    为什么三人会走到一起,除了因为三人之间的确有感情以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他们的师傅红河老鬼曾经传授他们“血杀三劫阵”!

    血杀三劫阵威力非凡,当初他们三人还是真元境初期的时候,就曾经依靠血杀三劫阵干掉过真元境后期的高手。

    他们也是依靠血杀三劫阵击杀重伤的红河老鬼的!

    不过现在,庞彬得到了赤血魔剑,三人必将反目成仇!

    夜晚来临,三人没有继续赶路。

    武者风餐露宿,那是常态,尤其是他们这中无家无业的武者。

    熊熊的火焰边,飘来烤肉的香味。

    庞彬从腰间拿出酒壶,轻轻抿一口酒。

    酒是白莎郡有名的割喉酒,以幸辣猛烈出名,酒入喉咙,就跟被刀子割似的,酒入肠胃,嘴里会出现一股甘甜的滋味,十分奇妙。

    空气中弥漫着一股诱人的酒香。

    叶德昌咽了一口唾沫,有些嘴馋,摸出自己的酒壶。

    酒壶内空空如也,他舔了舔嘴唇,将酒壶着倒过来,然后不停抖动,半天之后,一滴酒液顺着壶嘴滑落,他赶紧用嘴接住。

    仅仅一滴酒液,根本没法过瘾,反倒让他肚子里的酒虫越发狂躁起来。

    “老大,给喝一口呗!”

    叶德昌觍着脸说道:“老大,给我喝一口呗!”

    “你不是买了很多吗?我就只有一壶!”庞彬一脸不情愿的说道。

    “老大,你知道我最喜欢喝酒了,那些酒都喝完了,本来打算在铁石城买,可是为了得到那把剑,我们走得匆忙,没来得及!”

    庞彬想了一下有些不舍的说道:“你知道我喜欢这种酒,你只能喝一小口?”

    “你知道我的为人,说一小口,那就喝一小口。”

    “就知道你的为人,我才不相信你,上次说好一小口,结果你一口喝光!”

    叶德昌夺过庞彬的酒壶笑道:“放心,老大,等到了云鹤城,我请你去香满楼玩最漂亮的姑娘!”

    叶德昌嘴对着酒壶,一口气咕噜咕噜牛饮起来。

    庞彬眯起眼睛,扫了一眼不远处专心烤肉的杜一恺,慢慢站起来,走向他。

    他稍微伸展了一下手指,握着拳头,一拳头砸向白一恺的后心!

    中了!

    一击必杀!

    可就在那一瞬间,白一恺背后就向长了眼睛似的。

    他一个闪身就消失在原地。

    轰隆一声,泥土四溅,地上爆开一个深坑。

    “怎么了?”叶德昌放下酒壶有些糊涂的问道。

    杜一恺站在远处,手里紧握着长刀说道:“还能怎么,老大想独吞那么魔剑呗!”

    “老大?”叶德昌有些不解的说道,“老大,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兄弟,只是为了一把剑而已,大家可以轮着用啊,如果你不满意,你可以多用点时间,毕竟你是老大。”

    “大家就当刚才个事情没发生,可好?”

    杜一恺嗤笑道:“你这个白痴,我猜老大已经对你下手了,要不然他不会先攻击我,他也害怕我们联手,而且对付你,可要比对付我容易多了!”

    叶德昌笑道:“怎么可能,这酒老大喝过的!”

    他话刚了落音,突然躬着身子,死死的捂住肚子,接着仰天喷出黑血倒在地上。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