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我是一把魔剑    第十九章 悟性根骨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黎明很快来临,露水打湿了傅远明的衣衫,他隐隐约约听到咳嗽声。

    咳嗽声很小,像是被主人竭力的压低。

    傅远明回过头,看向自己的家,想起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

    抹了一把脸,他将手中的长剑插入剑鞘,挂在腰间。

    从井里打水,将包好的草药倒进药炉里,掺上水,升火,一切的家务他都做的非常熟练,小蒲扇扇着小炉口,看着火苗越来越大,他稍微松了口气。

    看着不断添舐者干柴的火苗,他的心又慢慢冷静下来。

    傅清荣说道:“爹,我去武馆了!”

    “嗯,身上的钱够吗,需不需要我再给你点?”

    “够的,不用了?”

    “嗯,在武馆里好好努力。”

    “知道了!”

    傅清荣说这句话的时候,脸上还带着笑。

    傅远明知道,最近这几个月来,依靠《疾风诀》,儿子的修炼进度突飞猛进,已经到了气旋境中期,算是武馆同龄人中的佼佼者!

    傅远明想道:看样子,我也要加油啊!

    自从他断臂之后,他对修炼已经没有了多少热情,武道一途,他几乎无望。

    可是昨天他得到长剑的反馈,那熄灭的热情又重新燃烧起来。

    或许,依靠那把神秘的长剑,他的右臂有重新长出的可能呢?

    断肢重生并非不可能,可惜需要的代价太大,不是傅远明这种小武者所能承担的。

    如今有了这把长剑,他又看到了希望。

    其实,傅远明也知道,儿子比他年轻,比他有习武天赋,如果将神秘长剑交给儿子使用,或许效果更佳。

    不过他只是想想。

    傅清荣年纪太小,长剑的能力太危险,他生怕儿子挡不住那种致命诱惑,成为一个恶贯满盈的魔头。

    毕竟,哪怕是他傅远明,昨天也差点沉沦。

    两年的时间,一眨眼就过去了。

    作为非生命体的陈浩来说,他感觉不到衰老,几乎没有敌人,因为极度无聊,他每天做得最多的事情就是睡觉,隔三岔五的,他会在傅远明杀人的时候唤醒,偶尔睁开眼看看傅家的情况,然后继续睡大觉。

    两年的时间里,陈浩成功进化为中级玄器,距离高级玄器也不远。

    唯一让他不满的就是,这次进化运气不好。

    只增加了一个技能,这个技能对他来说几乎没有作用。

    技能“剑主增幅”:增加剑主悟性值1点,增加剑主根骨值1点(悟性值、根骨值满值为10点)……这个技能堪称陈浩最无用的技能!

    完全为剑主而生!

    两年的时间里,傅家过得还不错,傅远明用陈浩传授的黄级上品武技《清风剑法》在一位中级炼丹师手中换到一颗丹药,他老婆服下丹药之后,病情痊愈,能下床走路,做些简单的家务。

    他儿子傅清荣现在是他的骄傲,年仅十二岁,已经到达气旋境巅峰,随时可能突破称为凝气境武者,他打算在儿子十三岁之前,让儿子拜入宗门。

    从猪肉铺到刑场的这条路,傅远明走了三年,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供他休息、换装的小屋在两年的时间里变得更加破旧了。

    刚刚换好衣服,一个穿着轻甲的魁梧将领推门而入。

    “老傅,城主大人吩咐,今天要将黑云寨所有匪徒全部处斩,一共三百五十六人,你要做好准备!”

    傅远明一听今日处斩对象是黑云寨的山贼,心里一惊,上午那位负责通知他的城卫兵可没有告诉他。

    “刘统领,听说黑云寨大当家的逃了?”

    刘统领,铁石城城卫兵副统领,一位真元境高手,就是他带兵剿灭黑云寨的。

    刘统领脸色不悦的摆摆手说道:“这个你就不用管了,我们会继续通缉血狼的,你就负责砍头。”

    看着刘统领离去,傅远明脸色有些凝重。

    杀人,他当然不会害怕,他怕的是被报复。

    半年前,他就被人刺杀过,不过对方实力不强,被他反杀。

    幸亏对方没有将目标放到他妻儿身上,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至于违背城主府的命令,说实话,他不敢,他还没有那个实力。

    提着长剑,来到刑场,刑场长早已被堵得水泄不通,放眼望去,都是密密麻麻的人头。

    黑云寨的山贼心狠手辣、无恶不作,在附近那是臭名昭著。

    听说今日要处斩黑云寨的匪徒,整个铁石城都轰动了,半天的功夫,就吸引了一大批人过来。

    要不是附近城卫兵维持秩序,一帮看热闹不嫌事大的平民恐怕会直接跳上刑台。

    三年多的时间,傅远明手上的人命起码上了五百,再加上有魔剑技能“煞气场”的增副,他浑身的煞气,已经不输于杀场悍将。

    傅远明一出现,一帮平民纷纷后退,为他让开一条路。

    毕竟他身上的煞气足以让人畏惧。

    “这位大人,请留步!”

    人群中有人喊住傅远明。

    傅远明停下脚步,望向那人,那是一个满脸褶子的老婆婆。

    老婆婆被他一盯,忍不住后退一步,不过她还是强忍着畏惧,从怀里摸出一块布,她快速的将严严实实的布块展开,里面是一把金钗和一副金耳环。

    老婆婆珍重的将金钗和金耳环递给傅远明:“大人,能不能别让那个徐成海死得那么轻松?”

    傅远明知道老婆婆的意思。

    作为刽子手,他经常收礼,大多数都是犯人的家属给的,希望在刑台上,他能给犯人一个痛快的。

    偶尔也有喜欢他能使劲折磨犯人的,比如说斩首故意不用力气砍,砍个十来刀才把脑袋砍下来!

    面前这个老婆婆或许与黑云寨三当家徐成海有什么大仇。

    如果是犯人家属给的,傅远明通常不会拒绝,可如果是犯人仇家给的……

    “对不起,你的东西我不能收,我只是执行城主府的命令!”

    傅远明头也不回的走了。

    说不定黑云寨那位逃走的大当家就混在人群中,他不想把事情做得太绝。

    踏上刑台,十个被捆绑的犯人已经跪在上面,刑台上一片狼藉,地上、犯人身上都是臭鸡蛋和烂菜叶,甚至还有石头和土疙瘩……有几个维持现场秩序的城卫兵运气不好,也被这种恶心人的“暗器”搞得灰头土脸,偏偏还找不到人。

    傅远明有些庆幸,自己来得晚,东西都扔得差不多了。

    刑台上十个囚犯,还有三百多人被关在旁边的囚车里,他们大多是些老弱妇孺……都是黑云寨山贼的家属。

    出来混的,总是要还的!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