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一品明星    第四十四章 还有这么个关系?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第四十四章还有这么个关系?

    “哦?”

    中年人眼神轻瞟陆禹,也不知道从哪里掏出一支雪茄,点燃。

    “年纪轻轻的,说话何必这么冲呢?”

    陆禹也没管别人的眼光直接坐到了中年人对面的沙发上,两个人似乎都下意识的忽略的在一旁的越启文几人。

    “如果真的不冲动了,还叫年轻人吗。”陆禹嘴唇微张,脸上带着一股邪邪的笑意说道,而中年人却是一脸玩味的审视着陆禹。

    “答案不错。”中年人不置可否的耸了耸肩紧接着又说道:“你就不想知道我是谁吗?”

    “除了这种事情,做老大的要服众就必须要收拾我们几个,咱们不是一条线上的人,反正都是要被收拾,那知道和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

    陆禹的话让中年人一愣,转而一笑。

    “有胆识,小子考虑一下跟我混吧。”

    中年人的眼神中带有笑意,陆禹面上不动声色,但是心里却也疑惑,梦里也见过黑社会,不是这个节奏啊,哪回不是上来就是一副要弄死自己的样子,哪来的那么多废话。

    陆禹扭头看了看门口的几个壮汉,也知道跑不出去了,心里倒也是坦然了,反正也是跑不出去了,早挨揍总比晚挨揍强,至于说打出去,别闹了,你以为门口那几个都是南山敬老院的成员啊。

    陆禹还真想过打出去,不过就算是梦中陆禹身体最强壮的时候像这样的主也不过一打五,就现在这种身体情况,一打二勉强还算可以,想出去至少得没半条命,实在划不来。

    “这位老大的邀请,我先谢谢了,不过还是算了吧,如果我真跟了你,不用别人我妈就得打死我。”

    “你信不信,如果你告诉你妈你是跟我混,你妈不光不会打死你,还会过来好好请我吃顿饭。”

    看着中年人一脸笑意的样子,陆禹有些奇怪,甚至有些怀疑他是不是真的认识自己爸妈,不过就是一瞬他就否定了自己的想法。

    看玩笑,俩开公司的会认识黑社会?好吧就算认识也得是京都的吧,还能整个两千多公里外的黑社会老大当熟人。

    “爸,你叫我过来干嘛?”

    门口又传来声音,一个壮汉进来,说是壮汉说的是身材,在一看脸,尼玛这不就是一个小孩吗,陆禹也是抑郁了,你试试看,把一个嫩嫩的十四五岁帅小伙的头放到施瓦辛格的身体上是怎样一种感觉你就知道陆禹是啥感觉了。

    陆禹真心想要爆粗口:“这尼玛太操蛋了,正常人谁长这样啊。”

    “嗯?黄毛你这是咋了。“这人一进来就看到卡在茶几里的黄毛了,也不怪他,实在是黄毛太显眼了。

    “少爷,我被人打了。“

    黄毛一看救星到了赶紧哭诉自己是怎么被打的。中年人没打断,但是皱起的眉头明显显示出她心里的不悦。

    一听黄毛说是被陆禹打了,进来的杜云洪脸色立马一变,眼神扫向陆禹双手握拳,在陆禹耳边甚至响起了杜云洪骨节喀喀喀的响动。

    “是你打的黄毛?“

    “………”陆禹点了点头,心话这还用问,这不是很明显吗?

    “敢打我们义和会的人你是吃了熊心豹子胆了。”杜云洪一看陆禹点头当下气不打一处来。

    “打了就打了,哪来的那么多在乎?”

    陆禹有些不屑的回答道。

    “那老子就教教你做人。”杜云洪当下就是一声大喝。

    但是还没等他动手,中年人就说话了:“小子,你好好想想,要是跟我混,咱们这就是自家兄弟的事,要不然你的身子骨恐怕禁不起几拳头啊。”

    “是我禁不了几拳头,还是别人禁不了几拳头还得打了才知道。”陆禹直视着杜云洪身上也是暗使劲。

    “云洪,点到为止别伤他,去吧。”

    中年人这话让杜云洪一阵兴奋,因为他是义和会龙头的儿子,平常打架都没有人愿意跟他打,这下好不容易碰到个不怕的,终于能练练手了。

    “好嘞。”

    这好嘞两个字还没等落下,陆禹就先一步窜了起来,杜云洪虽然没想到陆禹敢先动手,但是他可是跟师傅学了不少年的拳,又怎会因为这种细节而被陆禹抢下先机。

    杜云洪也不说话了,拳头对拳头,两人直直的对了一拳。

    陆禹倒还好,虽然杜云洪的拳头很硬让他的拳头感觉很疼,但是看到杜云洪的身材的时候他就已经有准备,倒也没什么。不过也是对于杜云洪的身手感到讶异,梦中他没有痛觉虽然没有直观感受,但是也大概可以判断出杜云洪的斤两。

    这绝对是自己没怎么遇到过的对手,陆禹深深的将自己腹中的浊气呼出,再一次冲了上去,他相信杜云洪也不好受。

    既然你也不好受,那就趁你病要你命。

    倒是杜云洪可是惊讶了,这一拳对过去,他本以为陆禹就得呲牙咧嘴了,可没想到人家没有呲牙咧嘴,他到是真有点想要呲牙咧嘴了。

    不过毕竟练过倒还好,看到陆禹又一次窜上来,他立马又迎了上去,手中招式一变胯下深蹲,双手一探,虽然速度不快,但陆禹却感觉一股锤劲蕴含其中。

    面前的中年人看到杜云洪的招式也是明白了什么,赶紧大喊一声:“住手。“但是毕竟还是慢了一步。

    这是。陆禹睁大了眼睛看着杜云洪的样子,赶紧收回拳头同样胯下深蹲亦同是一探手力气从四肢百脉五脏六腑而出,以同样蕴含锤劲的拳头应了上去。

    “形意五行即劈,躜、崩,炮、横。上马为枪,脱枪为拳。”耳中似乎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陆禹感觉又回到了梦中。

    “啊。”

    两人一触即分,杜云洪竟是被陆禹打了出去,陆禹自己下手自己清楚,杜云洪并未伤到什么,只是这狼狈的样子免不了了。

    中年人也是傻了,杜云洪是他的儿子,会国术自己知道,只是没想到陆禹竟然更胜一筹。

    陆禹站在原地微微思索,形意拳还是梦中因为一部电影而特意找的一位据说来头很大的老师傅学的,不过当初为了拍电影虽然用心学了,但是之后的日子里却根本没有用心练,这回要不是杜云洪使出来了,他恐怕都忘了自己还有这么一门本事。

    中年人抢先几步走到杜云洪跟前,仔细一看他并没有受什么伤也就放下心来。扭头冲着陆禹说道:“我说小禹,你啥时候学的形意,跟的是哪位师傅?”

    小禹?陆禹傻了,敢情人家是真认识自己啊,要是不是亲近的人是不会叫小禹的,这是小名。

    “你,你到底是谁?”

    “我是杜雨庭。”

    我日了那个狗了,陆禹一拍自己脑门,脸上顿时红了。

    “舅…舅舅。”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