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官路之步步艰辛    第336章:进京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今天已经是孙晓娜绝食的第三天。

    整个孙家这几天个个都是愁云满面,连日理万机的孙金隆这两天都推掉的所有的应酬,下班回到家。

    “怎么样,还是不吃吗?”孙金隆大步的走进大厅,朝着坐在沙发一筹莫展的关美琳问道。

    “哎!”关美琳心痛的摇了摇头,轻轻的摸了摸眼角的泪水。

    这对儿女从小都是自己一手拉扯大的,从来都是捧在手里怕跌倒了,含在嘴里怕化了。原本以为他们长大了自己能够放心了,哪知还是让人操心不止啊!

    哥哥孙晓强还好点,从小乖巧很是听话好带,但是这个女儿孙晓娜和她老子性格一样倔强认死理,只要是她认准的东西,很少能够让她回头的。

    像次安置工作一样,关美琳准备将孙晓娜安排进省财政厅,作为一个女人关美琳只希望自己的儿女有个好点饭碗,工作不要太过辛苦算满意。

    由于孙金隆的个性使然,关美琳为了女儿的安排特意背着孙金隆打了个电话给省财政厅的一把手谭有道,有了关美琳的这个电话孙晓娜去财政厅的事是轻而易举。

    哪知,等关美琳把手续办好回家和孙晓娜谈及的时候,孙晓娜那是一万个不愿意,在家是又吵又闹的死活不去财政厅,说哪里工作官僚味道太重不适合她,她想去的是自由自在,没有约束的部门。

    结果是关美琳一头热的白忙活了不说,还遭到孙金隆的一顿批评,为此关美琳气得回燕京住了好一阵子,要不是兄妹俩去燕京接关美琳回江南省,估计关美琳一时半会还不会回来。

    “美琳。”孙金隆满脸疲惫的坐在沙发,轻轻的拍了拍关美琳的肩膀,道:“这孩子个性太要强了,来硬的恐怕是适得其反啊。”

    “适得其反怎么了?我这不是为了她的今后着想吗?还有,要是老爷子知道晓娜找的是这样一户人家,那还不得给活活气死啊!要知道关家第三代这么晚辈,老爷子最宠爱的晓娜一个人啊!”

    关美琳的一番话让孙金隆的脸色暗了下来。这都是什么年代了还有如此浓郁的门户之见?我孙金隆当初踏足工作的时候不也是下面乡镇的一个普通办事员吗,谁说草根只能生活在社会的底层而不能通过自己的努力和奋斗跃居人?

    虽然孙金隆的内心是这样想的但是话却不能和关美琳这样说。不管怎么的,关美琳的出发点是为了女儿好,希望女儿今后过得幸福。

    “美琳,老二是个什么态度?”孙金隆将话题一转,问到那天关先锋见王家豪后的态度。

    “老二,能说什么?他劝我说这事急不得。哼!他是坐着说话不嫌腰痛,要是他的女儿遇到这样的事,他恐怕把人家老底都给掀起来了。”关美琳有些不满的嘟囔着。

    孙金隆轻轻的抚了抚关美琳的肩,道:“我为什么让老二出面,因为在某些方面老二代表的是老爷子的意思。既然老二都说了这事急不得,我的意见也是暂缓。”说到这,孙金隆沉声一叹。

    关家子女三人,老大关争锋今年56岁,将军衔,现任原军区司令员;老二关先锋52岁,在临省江北省任纪委副书记;老三关美琳在江南省卫生厅担任副厅长。

    作为门女系孙金隆走到今天这个位置并没有得到关家的什么支持,因为关家老爷子将家族所有的资源都用在了老大和老二的身,在他的心目只有自己的亲生子女才是关系到关家未来的主要力量。

    而关家二代子女三人,又数老二关先锋更为得到关老爷子的看重,隐隐的已将关先锋当成接班人来重点培养。

    虽然目前关先锋的级别是副部级,和自己这个正部级的省委书记及全国第三大军区司令员的关争锋相还有一个距离,但是关先锋的年龄优势摆在那,52岁的副部级领导干部正直事业辉煌期,更何况老爷子身体还很硬朗,有老爷子这棵大树在只要关先锋不犯原则性和路线性错误走向更高的位置是迟早的事。

    所以说关先锋的话在关家是能起作用的,尤其是在关老爷子那里。

    听到孙金隆提及了老爷子,关美琳也只能无助的哀叹一声。

    说实话,孙晓娜几天没进食她这个做母亲的谁都心痛。女儿的性格,只有自己这个做母亲的了解,看来是不得不缓一缓了,万一这傻丫头要是真的饿出个什么三长两短的,那不得了了!

    看到关美琳的神情有些松动的迹象,孙金隆道:“你去叫吴妈做饭吧,我进去和晓娜谈谈。”

    孙金隆步履沉重的走到孙晓娜的床边坐下,眼神充满着柔情的看着将整个头埋在被子里的女儿,嘴角微微的扬了扬。

    这个丫头,脾气像极了自己,死倔!

    “晓娜,”孙金隆轻轻的拍了拍被子里的孙晓娜,沉声的叫到。

    孙晓娜只是在被子里轻轻的扭动了一下身子,并没有理会孙金隆的呼喊。

    此刻的孙金隆身哪里能找到那让江南省武百官胆寒的气场,现在的他是一个普通的父亲。

    “晓娜,天下无不是的父母,我和你妈之所以这样做,你应该能理解我们的苦衷。”孙金隆将身子坐正后,声音有些萧条的说道:“从小我和你妈什么事都依着你们兄妹俩,尤其是我,因为常年的忙于工作很少在你和你哥哥身边陪伴着你们,所以对于你和你哥哥所有的事,我几乎是不怎么管。但是……”

    说到这,孙金隆长叹了一声后,接着道:“这关系到你今后的幸福问题,我和你妈不得不慎重啊!不是说我们多么的讲究门第之说,主要是那个年轻人根本过不了你爷爷那一关啊!”

    被子里的孙晓娜开始抽泣起来!父母的良苦用心孙晓娜怎么会不知道,但是无奈王家豪已经彻底的占据了孙晓娜的整个心扉,如果不是因为自己身处这个特殊的家庭,孙晓娜早离家出走追寻自己的真爱了!

    看到女儿有了反应,孙金隆继续道:“晓娜,你也这么大了,有些话我也不想多说。我觉得你们还年轻,适当的分开一段时间让你们冷静下来好好地思考下各自的未来,这对于你们双方都有好处。”

    “你二舅和我都是这个意思,希望你能尊重我们的意见。”说完,孙金隆轻轻的拍了拍正在抽泣的孙晓娜,然后转身离去。

    听到孙金隆轻轻的将卧室的门带起,孙晓娜揭开被子缓缓的坐了起来。此时的孙晓娜双眼红肿,面容憔悴,再加几天没有进食整个人看去很是虚弱。

    只见她从枕头下面拿出和王家豪的合影,眼泪再次流淌出来。照片的王家豪是那样的阳光,微微扬的嘴角给人一种很是调皮但又成熟的感觉。

    你们不是嫌弃家豪的家庭出身吗,不是看不起他是个落落无名的小人物吗?哼!我一定要让家豪出人头地,让你们心服口服的接纳他!

    于是,孙晓娜决定进京。

    进京,去找爷爷!只要他老人家同意了自己和王家豪之间的事,任何人出面干涉都不在有用。

    家豪,你等着我,等着我从燕京给你带来好消息!

    ......

    在孙晓娜做出进京这个决定的时候,王家豪正在岳南县城和詹超及刑警大队的几个人谈论着有关小拇指案件的审理情况。

    “老领导,这个案件现在卡顿了。那个凶手不坦白这是次要的,毕竟没有哪个犯罪份子一进局子会老老实实的交代自己的罪行,更何况这个凶手还是此道老手,想要突破他难度不是一般的大。”詹超夹着烟,认真的分析着案情。

    “哦!是因为那个凶手一时无法突破才造成案件的卡顿吗?”王家豪问道。

    詹超摇了摇头,然后满脸不甘的抬起头,道:“这个案子县局已经有人打了招呼,如果证据不足的话必须立即放人。”

    一丝笑意涌王家豪的脸盘,显然情况并不像詹超说得那样简单。看来孙涛和祁义宏的能力不是一般的大啊,触角都伸到了岳南县!如果自己猜测得不错的话,在宜州饭店胡丽身所发生的事也将会不了了之。

    权利真是一把双刃剑,能够带来廉政和正义的同时也会造成**...... “詹哥,这事我们只求做到无愧于心进行了!”王家豪无奈的说道。

    “是啊!老领导,这个案子能走到这一步算是不错了!”许元顺一边抽着烟,一边附和着道了一句。

    秋小虎被人给捅让整个刑警大队的人在同行面前无法抬头,如果不是王家豪在市里将凶手抓住并动用关系将凶手带回岳南县,这个案子将会成为一桩悬案永远压在岳南县刑警大队民警的心。

    也许这个案子的最终结果可能是不尽人意,但是做为当事人的王家豪和詹超包括刑警大队的所有人都算是尽了自己最大的努力。

    “好了,不谈这事了。我们一起去秋同志家里看看吧。”王家豪起身道。

    既然你没有能力去改变现实,那么你不如坦然的去面对。因为王家豪知道凭眼前几个人的能力根本无法改变秋小虎事件的最终结果,与其在这牢骚满腹还不如去看看能否给秋小虎解决些什么实质性问题来得更实在。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