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官路之步步艰辛    第290章:惹不起,躲得起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自任以来,县局陆续报到市交通局的几个项目被全部给否决,这让身为岳南县交通局一把手的彭庆生大为光火的同时也觉得尴尬万分!

    平时自己和市交通局的领导包括几个主要部门的头头脑脑的关系处的都还不错,每年的三节都雷打不动的提前登门拜访,那怕是平时自己到市里开个会,办个私事什么的也会主动的约这些部门的头头脑脑的在一起坐一坐,而每次坐一坐结束后也从没有让这些人空着手回去。 但是为什么这次市里对岳南县的项目下手这么重呢?

    因为这里或那里的原因,枪毙一两个项目这很正常。因为每年从省里下拨到市交通局资金有限,而市局再将有限的资金撒到宜州市的各个区县,那么每个区县所得到的资金更是少的可怜。

    所以每个区县几乎是拼命的找各种理由多申报项目,希望能多争取一些资金,那怕是你枪毙了一个或两个项目,但是第三个项目你怎么也要考虑考虑了吧!国是个人情社会,都是为了国家做事,那怕你是官位再高也没有那个部门的领导会在没有直接利益的冲突下把事做得那么绝,轻易的去得罪人。

    前后三个月的时间,县局申报的几个项目全部被市局枪毙掉,这种事还真的是头次发生!为此,彭庆生也找过市交通局的熟人私下里了解过情况,但是熟人给的回话更让彭庆生摸不着头脑了了!

    熟人在电话里很是笃定的告诉彭庆生:通过他这几天的走动了解,市交通局的几位主要领导对彭庆生本人及岳南县交通局的整体工作都给予十分的肯定,这次出现的问题不在岳南县交通局身而是岳南县某些领导造成,至于到底是哪位领导,熟人在电话里没有透露了。

    弄清了事情的原委,彭庆生的心稍稍的定了一些。但是,彭庆生还是感到如坐针毡!

    市局对自己看法很好这是好事,但是现在县里主要领导对自己有了看法,情形那没有那么乐观了!毕竟决定头顶这顶帽子是否能够继续戴在自己头的权利在县里。

    近段时间县长孙爱民对自己可以说是大为光火!不仅私下里先后多次被叫到他的办公室被其狠狠的训斥了一番,而且在县直局长办公会更是被孙爱民不留情面的点名批评,这让在同级资历较老的彭庆生很是丢了颜面。

    工作没做好,被级领导批评在大众面前丢点颜面,这点彭庆生还能够承受,毕竟在官场跌打滚爬了这么些年,脸皮的厚度和心里承受能力,那是不用说的!

    但让彭庆生感到担心的是,原本孙爱民对自己一直不太怎么感冒,而自己的副手现任县交通局副局长兼党委副书记陆有志又是孙爱民当初力荐接任县交通局局长的不二人选,这次孙爱民会不会借这个机会把自己拿下,把陆有志推去?

    自己是怎么从县交通局排名靠后的副局长一夜之间成为权柄显赫的一把手,彭庆生心里却是十分的清楚。除了自身业务精通,平时为人低调以外还有是离不开老局长焦青春在县里极力的推荐,但以两个因素不是自己位的主要原因,真正的决定自己命运的环节是县里的主要领导。

    当时老局长焦青春因病住院期间局里的工作可是由常务副局长陆有志在全面主持,按道理说作为排名第一的常务副局长陆有志是接替焦青春成为局长的不二人选。

    可是事情怪怪在这里,当焦青春正式因病提前退休后,作为三名局长候选人之一的自己却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被一个电话叫到了县委组织部,并且还是组织部长何书金亲自和自己谈的话。

    接下来的发生的过程更有戏剧性了,在何书金找自己谈话后的第三天局里接到县委组织部的通知,要求局所有副科一级领导干部下午三点在局会议室集宣布任免件。

    直到现在彭庆生对于那天下午的情景依然是记忆犹新。尤其是任免件宣布的那一刹那,陆有志的脸都快拉到肚皮了而跟随陆有志的那班科室的负责人更是人人面带惶恐……

    能够进步是好事,但是这种天掉馅饼的事让彭庆生兴奋的同时也感到十分的迷茫!像县交通局这种仅次于县财政、公安部门的一类局,每个部门的一把手绝对是县里主要领导的亲信,而自己恰恰缺少的是这样的靠山,那为什么这次县里会让自己这个排名靠后的副局长接任了这个位置呢?

    经过后期私下的走动得到的结果是让彭庆生哭笑不得,原来自己能够位竟然是县里几位主要领导相互之间为了均衡彼此的势力后所产生的。

    弄清了原因后,彭庆生开始有了种如履薄冰的感觉!像自己这种爹不疼妈不爱的孩子,随时能够再次成为领导相互间博弈的牺牲品。

    彭庆生揉了揉微微发胀的脑门,然后起身活动活动了身体后,朝着蒋渐新问道:“这次申报的是那几个部门啊?”

    蒋渐新直了直身子,轻声的道:“这次申报项目总的是四个乡镇。分别是清河乡,黄泥镇,石门乡和泥塆镇。”

    泥塆镇?彭庆生不禁眉头一皱,将刚从桌拿起的茶杯又重重的往桌一放,随手拿起桌的香烟,掏出一支放在嘴里。

    孙爱民现在对泥塆镇十分的不满意,在岳南县官场是人人皆知的事。虽然孙爱民在明面从没有说过泥塆镇什么,但是孙爱民那种睚眦必报的性格在岳南县官场混迹的人心里都是十分清楚的。

    但是......泥塆镇现在主事的政府一把手可是县委书记王惠民力挺的人啊!孙爱民自己不敢得罪,那主管全县官员头顶乌纱帽的王惠民更不用说了!他奶奶的!这下真的让老子难做了......

    看着彭庆生沉着脸夹着烟站在那想着什么,蒋渐新从口袋里拿出打火机递到彭庆生的嘴边给其将烟点燃后,轻声的道:“前两天你去县政府开会的时候,市交通局规划审批科的吴科长打过电话。”

    彭庆生缓缓的抬起头,这件事在那天从县政府开完会回来后蒋渐新已经向自己做了汇报,当时由于自己在会被孙爱民点名批评心情不好也没有细问蒋渐新吴科长打来电话具体说了什么,难道市交通局规划审批科的吴科长那个电话也是为了那个乡镇的项目特意打的?

    想到这,彭庆生拿起桌的烟丢了一支给蒋渐新,然后问道:“那天吴科长在电话里具体说了什么吗?”

    接过局长的烟,蒋渐新并没有马点而是往彭庆生身边走进了进步,轻声的道:“吴科长说前几次县局报的几个项目没通过,他感到很不好意思!希望局长有空去市里的话,一定会当面向你解释具体原因。另外他着重的说道希望年底县局在向市里报项目的话,尽量考虑把对促进当地经济有发展有助力的项目报来。”

    尽量把对促进当地经济有发展有助力的项目......彭庆生一边抽着烟,一边在脑子里快速的思考着蒋渐新说得最后这句话。

    什么时候市交通局开始从经济发展这个角度来考虑项目审批了?扯你娘的蛋!你姓吴的,我彭庆生也不是没和你打过交道,你是个什么样的人,我老彭心里还不是一清二楚吗?

    彭庆生一边腹诽着一边将手里的烟蒂用力的在烟灰缸里捺灭,伸手准备拿茶杯的时候,彭庆生突然的想起这种话的真实意图,于是他急速的朝着蒋渐新问道:“渐新,这次申报项目的是那几家乡镇,你在说一遍。”

    听完蒋渐新再次说出这次将申报的四家乡镇,彭庆生终于明白吴科长次打电话来的真实用意了!

    做为本土干部,彭庆生对下面各个乡镇的情况谈不是了如指掌,也能大概的知道一二。拿这次申报的四个乡镇来说,清河乡,黄泥镇,石门乡这三个乡镇地处偏远,资源匮乏在经济发展根本没有值得一提的地方。

    到是这个泥塆镇,自今年引进几家企业后在县里一下出了名!如果不出意外,明年县里经济工作综合指标排名泥塆镇能由原来全县的倒数第二,进入顺数前五应该不是问题。如果该镇正在积极努力扩大工业园规模能够顺利落实的话,明年这个时候进入前三都有可能。

    奶奶的,这个姓吴的真的有功夫啊!你要帮泥塆镇说话直接的和自己打个招呼是了,还拐弯抹角的找这么个破理由?幸亏我老彭脑子反应快啊!

    哼!这下热闹了,县里两位领导把自己夹在间两头为难,现在在加市里手握重权的部门领导也进来掺和,看来这次得罪人是铁定的了......

    看着彭庆生郁郁不乐的坐在那想着心思,蒋渐新微微的挺了挺开始发酸的腰,站在一旁也不敢吱声。近段时间彭庆生的火气不是一般的大,这个时间可不能招惹他以免引来无妄之灾!

    过了良久,彭庆生这才面无表情的朝着蒋渐新一字一顿的道:“我一会要去医院检查下身体,你回去后通知下陆局长,今天这个会由他来主持。”

    说完打开抽屉,从里面拿出了一叠病历和一些现金放进了桌的包里,然后起身朝着门外走去。

    “彭局长,我去安排一下车。”看到彭庆生面色很是阴沉,蒋渐新慌忙尾随其后,急声的说道。

    “不用了,一会有车来接我。”彭庆生头也不回的说道。

    蒋渐新站在走廊里一脸尴尬的看着彭庆生渐行渐远的身影,心里不禁暗自嘀咕起来:看来王家豪找自己的事,不怎么好办了!

    从局里出来,彭庆生没有去医院,而是招了一辆车直接回到了家里。

    王惠民,孙爱民,吴科长这三个人自己是一个都得罪不起,现在因为泥塆镇把这三个都不敢得罪的人同时推到了自己的面前来让自己抉择,这让彭庆生很是头痛!

    思前想后,在办公室的时候彭庆生想到了一个妙招,那是惹不起你们,我还躲不起吗!

    对于在官场混迹多年的彭庆生来说,这个时候明哲保身才是万全之策。但是在最大限度的使自己处在安全的环境之,彭庆生不在意利用这个难得机会在整治一下自己的对手。

    县交通局除了局长兼党委书记彭庆生这个地道的一把手以外还有四位各自分管具体工作的副局长。而其主抓党群,统战,宣传主要分管人事的党委副书记,常务副局长陆有志由于有县长孙爱民支撑,是整个党委班子里唯一不卖彭庆生帐的人。

    彭庆生托借看病将今天这个会议让陆有志来主持,是把这个难踢的球踢给了陆有志。这样不仅自己能够安然的跳出了这个是非圈,同时把一直不怎么对自己服帖的陆有志拉进了这个死结里。想到这,彭庆生一边不断的梳理着头不多的毛发,一边愉悦的笑了开来!

    彭庆生是开心了,但是蒋渐新心一下子坠入了深谷。

    做为彭庆生的人,自彭庆生任以来蒋渐新为了维护彭庆生在局里的威望没少用局办公室主任的权利给陆有志这个常务副局长制造一些没必要的麻烦,这个时候自己去找陆有志帮泥塆镇说话,结果不用想都能知道会是个什么样!

    哎!这下倒好,彭庆生将球踢到了陆有志手里,自己撒手退到后面,那自己答应王家豪的事该怎么解决啊!

    本来还指望通过帮王家豪这个忙和他建立起关系,好以后为自己女儿工作安排打下伏笔,哪知现在出现这么个局面......

    自家女儿的事可以缓一缓,但是自己亲口答应王家豪的事却没能够办成而让他对自己产生了芥蒂,那可有些得不偿失了!

    唉,这下麻烦了...... 看来只有让自己的老同学出面,帮自己摆脱这个窘局了。

    想到这,蒋渐新拿起桌的电话快速的拨通了马关乡党委书记洪有财的电话。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