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官路之步步艰辛    第225章:只做不说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甘虎和阿彪的被抓纯粹是一种意外,直到现在詹超都感到有些不可相信原先,自己只不过是对那片密林有些怀疑,但是从冲进密林的那一刹那,看到打着石膏和绷带的甘虎和阿彪做散兽之状的向密林深处逃窜,詹超知道幸运之神降临了

    抓捕甘虎和阿彪基本没有费什么气力,除了阿彪有所抵抗被许元顺几个人毫不留情的直接制服以外。

    甘虎更是连反抗都没反抗,知道自己带着伤无法顺利的再次逃脱,往密林里跑了几步后,索性就一屁股坐在的地上等着詹超来抓。

    这次詹超学聪明了。抓住甘虎和阿彪后,詹超立即让许元顺对甘虎和阿彪使用了反铐,将两只手放在背后铐了起来,然后直接将二人带上了停在景区办公室路口的吉普车里。

    听完赵德庆的汇报,王慧民缓缓的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背着手站在了窗台前眺望着远方的山峦。这个动作已成为王惠民一个习惯性的动作,只要到他的办公室来得多的领导干部都知道,每当王惠民考虑重要问题的时候,在表态之前几乎都要在窗户边站一会,看看远方的山峦。

    “这个情况还有那些人知道”王慧民回过头沉声的朝着赵德庆问道。

    “除了您和在现场的民警以外,应该知道的还有景区的工作人员。”赵德庆如实的道。

    王慧民点了点头,慢慢的走回到座位上,抬起头朝着赵德庆道:“你马上通知在景区的民警,将两名嫌疑人直接带到县武警大队教导队,由武警暂时先期看管,武警那边一会我叫小祥去联系。第二,要做好保密工作,对于这两个人的看押地点绝对不能向外界泄露,如果谁要是违背要求而泄露一点风声,只要被查实,坚决严惩不贷,该撤职的撤职,该辞退的辞退。”

    说到这,王惠民的脸上充满了肃杀之气的朝着赵德庆看了看,接着道:“第三,你回去后马上就开始组织精干力量对两名脱逃人员进行突审,希望能在最短最快的时间里拿下这两人的材料。同时,一定要摸清这两个脱逃人员的真实身份,彻底的查查这两个人的底细,有了结果随时向我汇报。”

    “是,王书记”赵德庆大声的道。

    看着赵德庆快步的转身离开,平时不怎么抽烟的王惠民从桌上的烟盒里拿出一支烟点上。其实自彭卫国带领的工作组走进县委会议的那一刻起,王惠民就知道这次工作组下来不会像以往那样搞搞形式,走走过场。

    虽然自己在向马天明汇报时,马天明没有明确的表态对于岳南县这件事到底怎么查,查到一个什么程度,但是王惠民通过对工作组几位主要领导在原单位所任职的细节分析还是敏锐的察觉到彭卫国率领的工作组绝对是带着目的来的。

    正常情况下,上面派工作组或调查组到下面来,基本是对口指派。比如涉及到领导干部违纪违法,通常下来的是市纪委;在工作中不作为,不务实的有政府效能办督查。

    而这次工作组的成分就比较复杂,带队的组长是市纪委的专职副书记,两位副组长一个是市公安局的党委班子成员,另一个是市政法委的副书记。

    从这个人员配置来分析,这就不难看出市里这次对岳南县的问题是很重视的。虽然工作组没有说明自己这次下来的具体工作,但是王惠民坚定的认为这是工作组用的一个策略,只做不说。

    看来,县纪委也必须要有所动作了,如果要是让市纪委在自己之前掌握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那以后县里就是完全被动了。

    将烟蒂熄灭,王惠民拿起了桌上的电话直接拨打到县纪委书记周顺龙的办公室。

    在泥湾镇有什么事想要瞒过李东风基本上是不可能的。就在甘虎和阿彪被抓不到半个小时的,李东风已经从几个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

    自甘虎和阿彪两人从县局里脱逃后,这几天李东风心里一直就很不踏实。他现在最担心的就是,会不会因为甘虎和阿彪两人的脱逃问题而引起上面的重视,一旦上面重视后,会不会顺藤摸瓜查到丹凤山的内幕

    自己现在已是和萧东斌他们绑在了一条船上,如论船上哪个人出了事,到时候整条船上的人都会受到牵连。

    点了一支烟,李东风慢慢的吸了起来平时看上去挺精明的两人,怎么关键时候做了这么一件奇蠢无比的事

    的天下,跑你能跑到哪去啊除非你死了,所有的事就是彻底的了结,但是只要你活这世上一天,你永远不要想得到安生

    李东风现在要做的就是把这个消息尽快的告诉该告诉的人,至于后事怎么处理,这就和自己没有关系了。凭着萧东斌的人脉和复杂的社会关系摆平这件事应该没什么大问题吧

    于是李东风拿起桌上的电话给该通知的人一一的拨打过去。

    “岳南”土菜馆是一家主营岳南特色小吃的餐馆,王家豪将老王安排在这家饭店吃饭一来是让父亲尝尝正宗的岳南土菜,二来也是为了避免其他人看到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毕竟老王这次下来的身份不一样。

    晚餐王家豪就打算只叫上詹超,余弦和舒畅。余弦和舒畅的电话回得到是很快,但是詹超直到现在也没回个电话过来,这让王家豪有些猜测。不过詹超现在的情况王家豪知道,甘虎和阿彪的逃脱给他所造成的压力委实不小,这个时候他忙于工作也很正常。

    余弦早早的就坐着舒畅的车从镇里赶到了王家豪指定的饭店。

    在包间里和舒畅闲聊了一会后,余弦借着去厕所方便的功夫来到了服务台,直接丢了500块钱给老板,并嘱咐老板一定要拿出最好的手艺做出最佳的口味。

    虽然这家饭店的生意也还不错,但是一顿饭吃500块的,在老板的记忆里好像还没有过。余弦这么阔绰的出手,让原本就长得像弥勒佛的老板高兴的整张脸上都看不到眼睛。

    有舒畅这个老财在,饭钱的事应该轮不到余弦来操心。但是,余弦下午接到王家豪的电话后,马上就打电话给所内勤给他送了2000元带在身上。虽然今天这个电话是王家豪打给自己的,但是今天这餐饭的钱怎么的也得自己来付。

    前天要不是王家豪及时的赶到景区将甘虎等人制服,自己等一班人还不知道要怎么憋屈下去。虽然,这件事是王家豪暗自授意自己去做的,但是自己不仅没将事办好反而差点惹了大麻烦。这几天每每想起此事,余弦还是觉得有些内疚

    踏着约定的时间,老王在儿子的带领下走进了事先定好的包间。

    正在和舒畅说个荤段子一头是劲的余弦,看见王家豪推门走了进来,起身打了个招呼后扭过头眉飞色舞的朝着舒畅继续着刚才没有说完的段子。

    但是,在刚回过头的刹那,余弦发现王家豪身后还有个人,而且还有些面熟。在余弦再次转过身看清王家豪身后站得人是谁后,马上一张脸变得无比的激动

    只见他三步并做两步,快速的走到老王的身边,站直了身子后朝着老王敬了个标准的军礼。

    “王主任,岳南县泥塆镇派出所余弦,向您报到”

    老王脸上挂着淡淡微笑和雨轩握了握手,道:“小余,这也不是工作时间,不要搞得那么的正规。”

    “小舒,你也在啊”老王松开余弦的手,转过面和舒畅也握了握手。

    “王伯伯,好”舒畅很是斯文的和老王打了个招呼。

    此时,房间里最为激动的莫过于是余弦了从老王进门亲切的和自己握手,就说明老王对自己有着好感。

    老王是什么身份宜州市市局党委委员,政治处主任,管着全市公安部门所有的位子和帽子,能进入他的法眼自己今后的成长和进步绝对有了保证

    看着老王和舒畅在聊着,余弦再次借着拿水壶的间隙来到了服务台。

    胖老板看到余弦走了过来,十二分热情的起身,满脸微笑的道:“大老板,还有什么需要的吗”

    余弦也没有搭腔,而是从包里数出000块钱往台子上一放,低声的道:“把你店里所有的拿手菜全部给我做出来。菜的数量我无所谓,但是口味一定好”

    现在轮到胖老板开始发蒙了一顿饭500块,这也太吓人了吧自己这个小店生意最红火的时候,一个月赚得最多的也不过才00多。

    饭店一般是40的利润,按照眼前这个客户的消费计算。他这顿饭吃完自己今天一天的纯利润就是600块,我的天啊

    由于太过于兴奋,胖老板几次都因为控制不了自己的胖手指而将钱数错重新再数。

    站在一旁的余弦笑着摇摇头,就自行离开。余弦猜测着,如果自己继续站在这看着胖老板数钱的话,估计等他把钱数清了,晚饭也变成夜宵来吃了。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