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官路之步步艰辛    第216章:重大突破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看着几个人面色凝重的点着头,王惠民舒缓了自己面部表情,但是声音依旧威严的道:“你们几个人要紧密的配合好赵局长开展各项调查工作。另外,在调查中遇到什么困难,你们可以随时和小祥联系。”

    趁着王惠民端起茶喝茶的间隙,赵德庆急切的朝着王惠民道:“王书记,如果没有什么指示的话,我想现在就赶往泥塆镇,将景区的那两人先行带回县局控制起来。”

    王惠民低着头想了一会,道:“也好,叫余所长和你一道去。但是,你们一定要记住一点,注意工作上的方式方法。那两个人毕竟是县里花大气力招商引资进来的企业员工,在问题没有查清之前他们有权利享受到法律赋予他的权力。”

    王惠民的意思很明了,就是提醒赵德庆不要贪功冒进。虽然调查的是景区的工作人员,但是这些人的背后站着是谁,大家都心知肚明。

    所以在这起案件的办理上必须要依法,公正,尤其是在案件办理的程序上绝对不能出现任何的违规之举,只有程序正规合法这样才能堵住那些人的嘴和不良用心。

    做为从事多年的公安工作,王惠民的话意赵德庆一听就懂。只见他起身朝着王惠民道:“请王书记放心!我们会坚决贯彻你的指示,在案件办理过程中做到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

    看着王惠民满意的点了点头,赵德庆快速的转身和余弦一前一后的快步的朝着外面走去。

    正往房间里赶来通知大家吃饭的舒畅,在大院里看到赵德庆和余弦两人大步的朝着旅馆外面走去,急忙的叫道:“两位领导,马上就开饭了,你们这是去哪啊?”

    听到舒畅的叫声赵德庆和余弦停下了脚步,当看到赵德庆用有些不解的眼神望着舒畅时,余弦急忙解释道:“赵局,这是泥塆镇“天一” 饮品公司的总经理舒畅。”

    “天一” 饮品公司在岳南县那可是大名鼎鼎,难怪刚才自己进来的时候看到王惠民对这个年轻人如此的客气,起先自己武断的认为这个年轻人是王惠民偶遇故人的子女,哪知他是“天一” 饮品公司在岳南县的掌门人!这就不难理解王惠民为什么那样的对他客气有加了。

    赵德庆满脸歉意的伸出手朝着舒畅道:“舒总,不好意思,刚才失礼了!”

    “哪里,哪里!赵局长,马上吃饭了你们这是去哪啊?”舒畅客气的握着赵德庆的手,问道。

    “王书记临时安排了一个任务,今天恐怕是没机会陪舒总尽情的喝上一杯了。改天希望舒总一定给我个机会!”赵德庆笑着道。

    “赵局,这句话应该是我来说才对啊!没有你们的辛苦付出,哪有这样好的安全环境供我们这些企业发展啊!”

    “哈哈!好!舒总,今天暂且小别,改日我们一定要和好好的喝上几杯!”赵德庆紧了紧舒畅的手,豪爽的道。

    看着赵德庆和余弦疾步的离开,舒畅这才转过身走到房间门前轻轻的敲响了房门。

    看着王家豪的眼神在自己的身后直打探,舒畅立刻就知道王家豪的意思,他轻声的在王家豪的耳边道:“詹大队长,刚才回电话说他那边马上就有所进展,叫转告你他可能要过来晚点。”

    “哦!”王家豪轻声的应了句后,转身走进房间朝着正在和赵小河聊着纪委方面工作的王惠民,轻声的问道:“王书记,晚饭安排好了,你看?”

    “哦!这个舒总的动作还是很麻利的吗!走,去吃饭吧,不能因为谈工作让那个苦命的孩子也无辜的陪着我们饿肚子啊!”

    按照王惠民的要求,舒畅将晚餐地点安排在了苟旺父女的房间,当王惠民走进房间的时候,桌上已经整齐的摆放了冒着热气的菜肴。

    晚饭很简单,八菜一汤,荤素搭配,这种安排十分合王惠民的意。对于吃喝王惠民历来主张从简从易,每次他到下面的乡镇或部门调研检查工作,他的标准就是四菜一汤,任何单位或部门要是超标的话,他都会毫不留情的当着众人的面把你一顿尅,然后拂袖而去。

    当初很多的下级领导干部都普遍的认为这是王惠民在作秀,但是时间长了谁也不敢这么想了。

    走进房间,王惠民径直轻轻的走到苟山菊的身边,蹲下身子,柔声的道:“孩子,起来了!伯伯带你去吃饭了。”

    而傻傻的苟山菊根本就不知道理会王惠民,而是呆呆的望着自己的脚丫在那傻笑。

    “王书记,你先坐吧!孩子听不懂话,每次在家里吃饭,都是老苟喂她才吃。”老书记徐三才在一旁低声的说道。

    “哦!是这样。”王惠民轻轻的应了一句。然后起身走到桌子旁边拿起碗盛了一碗汤并从汤里的整鸭身上扯下一只鸭腿。

    当张小祥和王家豪等人清楚王惠民的意图,试图从王惠民的手中拿下装满鸭汤的碗时,却被王惠民那犀利的眼神给终止了动作,而是老老实实的站在了王惠民的身后。

    此时的王惠民像个慈祥的父亲,只见他走到苟山菊的身边蹲下,拿起勺子舀了一勺汤,放在嘴边轻轻的吹冷后,递到苟山菊的嘴边并轻声的道:“孩子,来喝口汤。”

    也许是王惠民的真情打动了苟山菊,只见她扬起暗黄但十分清秀的脸庞,傻傻的朝着王惠民一笑,慢慢的张开嘴巴接过王惠民递来的勺子,一口一口的喝了起来......

    ......

    当詹超赶到旅馆的时候,王家豪已陪着张小祥护送王惠民离开多时。虽然没能和县委书记见上面多少有些遗憾,但是孔德财被突破的喜悦却弥补了詹超心中的这个遗憾。因为詹超相信,只要王家豪还在岳南县呆上一天,和岳南县一把手见面的机会迟早都会有。

    现在自己必须把这个消息及时的传给王家豪,于是詹超没做停留,连赵小河递来的水不没顾得喝上一口,飞奔着朝旅馆的前台跑去。

    准确的说,孔德财的突破时间大概就在舒畅打詹超传呼的那个间隙。

    经过一天的心里攻势,原本孔德财的心里防线就开始慢慢的在崩溃,毕竟人做了亏心事,内心里永远是虚的!

    在加上詹超出示的苟山菊在宜州市做的DNA鉴定报告,孔德财虽然不知道那到底是个什么玩意,但是听到苟山菊肚子里怀有自己的孩子后,孔德财的思想防线彻底的开始慢慢的被撕开......

    其实最终撕开孔德财思想防线的还是舒畅的那个电话。因为在给舒畅回电话时候,听到舒畅在电话里说到县委书记王惠民到了小旅馆时,詹超意外的大声问了句县委王书记也知道了这件事。

    由于要看着孔德财,所以詹超回舒畅电话时就求近选择了审讯室对面的办公室,由于办公室的门是开着的,当詹超充满不信的问出这句话的时候,这句话刚好被坐在审讯室里的孔德财听得清清楚楚。

    虽然孔德财只是个村干部,但是对于县里的主要领导姓什么叫什么都是如数家珍,随口道来。

    岳南县姓王的而且还是担任书记这个职务的只有一个人,那就是岳南县县委书记王惠民。既然县委书记都知道了自己的这个丑行并且亲自加以了过问,那自己在继续负偶反抗的话,结局会是什么样,孔得财心里十分清楚。

    所以在詹超回完舒畅的电话再度回到审讯室的时候,孔德财向詹超要了一支烟,吸了几口后就开始了坦白。

    也许是急于将功赎罪或者是另有用意,孔得财不仅承认了这些年间自己多次性侵苟山菊的违法事实,同时还供述了泥塆镇个别领导和丹凤山景区建设办公室之间不为人道的关系。

    据孔德财回忆,自今年的七月底到目前为止,自己前后在范本偃手里两次拿过总计6000元的现金,在李东风那直接拿过5000元,还有就是景区的办公室的主任甘虎邀请自己在县城吃饭的时候,给过自己5000元。

    当詹超问道这些人为什么会给他这么多钱的时候,孔德财的回答让詹超差点憋过气去!因为丹凤山西山有金矿。

    没想到从王惠民到王家豪和自己一直都很小心隐藏的话题,在孔德财的口中显得是那样的不经意和无所谓!

    詹超坐不住了!虽然现在已经九点多了,也许王惠民早已回到了县委办公室或家中,但是詹超还是决定马上赶过去将这个情况向王家豪做个汇报。

    审讯孔德财的民警是大要案中队中队长许元顺和新警小周,詹超做了简单的安排后连传呼都来不及打就直接开着吉普车朝着“城西”小旅馆赶来。

    接到詹超打来的传呼,王家豪正在王惠民的办公室里向他汇报着泥塆镇下步发展方向。

    对于何氏集团能否再次回到泥塆镇完成追资项目,王惠民一再挂在心上。考虑到明天上午要召开常委会,所以王惠民决定晚上不回家休息而是直接回到办公室,刚好利用这个机会和王家豪聊聊,了解下何氏集团的下步具体的态度。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