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玄尘道途    第七百零三章 瘴林蛇窟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昏暗的林中,弥漫着淡淡水雾,阴湿潮热,灌木杂草丛生,叶尖滴水,地面覆着厚厚的枯叶层,潮湿的腐泥无时无刻飘散着一股莫名的酸味,寂静的林中不时传出窸窸窣窣的“沙、沙”声,好似有什么东西不时在林间游动。

    突然这片林中爆出一团强光,凭空出现了一位人影,正是被传入秘境的刘玉,就在这时,从一旁树杈的阴影中射来一道黑影,竟是一条通体漆黑,手臂粗的毒蛇,张开獠牙,正向刘玉咬来。

    “噗!”剑光闪过,半空中的毒蛇于七寸处一分为二,血溅如雨,断成两截,重重落入了下方的草丛。

    刘玉手握银风剑,顶起一道灵元罩,警惕地观察四周的动静,杂草丛生的昏暗密林,下方断成两截的毒蛇仍在扭动,腥红的蛇血渗入腐泥,数条土蚓嗅到气味,纷纷钻出土层。

    灵识外放,开启“通灵眼”,四周之景瞬间一览无余,左右的灌丛下共藏有五条长短不一,花色各异的毒蛇。

    后方五十步外的一颗老树上,盘着一条粗长的黑蛇,比地面斩成两断的这条毒蛇还要粗,蛇头翘起,双瞳呈斑黄色,正朝着刘玉的方向,吞吐着蛇信。

    “沙、沙!”刘玉一拍腰间的灵兽袋,将白娘给放了出来,通体雪白,近四丈长,成人腰粗的蛇身,游向地面断成两截仍抽抽的黑蛇,一口吞下,跟吞肉条似的。

    四周蛇类感受到白娘的恐怖气息,立即四散而逃,从灌丛、树杈中蹿出,快速向着远处游去。

    刘玉托着八卦图案的“乾坤盘”跳上一颗老树的树顶,放眼望去四周是连绵无边的雨林,郁郁葱葱,天空并无烈日,但仍透着闷热,就好似身处蒸笼之中,远处雨林上空层层乌云,不时有隐雷闪烁。

    据宗门密录记载,这方天地大小足有云州十分之一,虽无日月,但仍有光亮,且不分昼夜,一直就眼前这般昏暗之景,常年雨水不断,林中潮湿,蛇虫遍生,但神奇的是此地也分四季。

    林中灌丛中的零零散散的花簇,与空气中的这份闷热,昭示着此间正处春夏交接之际,这正是蛇涎草结果之季。

    也是林中大多蛇类繁衍交配之时,也只有正当此季,五宗才会开启秘境,不然即便秘境入口出现,五宗也会做罢,等待下次合适的时机。

    “乾坤八卦,显!”刘玉凝息聚神,向托在手掌之上的“乾坤盘”打出一道法令,顿时法盘中八卦堪舆图案灵光流转,离位外圈处出现一点莹光,表明着一同进入秘境本队的一名队员。

    这“乾坤盘”可勘探的最大距离为百里左右,从堪舆图案上的刻度来看,上面显示的那名队员距刘玉约九十里左右。

    刘玉眺望了一眼方位,随即落回了林中,此刻白娘已将被砍断的黑蛇全吞入了腹中,这点肉也就够她垫垫肚子。

    “走!”刘玉招呼一声白娘,于树杈间跳跃,朝着离位方向奔去,白娘则于树下腐叶、杂草间快速游动,紧跟着刘玉,各宗弟子进入秘境后第一时间,便会各自靠拢,免得落单遇到危险。

    虽说是整队传送,同队会落在相邻的同一块区域,但每个队伍的落点是随机的,两队同时落在同一区域范围的情况也不是没有发生过,若是同盟的灵冰宫,万药宫也就罢了。

    一旦落点与灵兽宗,天罗密宗的队伍重合或相邻,那可就危险了,所以队员们一落地,便立即会寻找同队队员的位置,且秘境自身便是一处蛇窟,林中藏匿着大量毒蛇,一人单独行动,本身就极为危险。

    不过有白娘这条六阶玉螭蛇开路,到也没有不开眼的蛇蟒,敢来找麻烦,一人一蛇过处,不断有大量蛇类游走蹿逃。

    行进速度极快,当然若是跃至雨林上空,御剑飞剑速度会更加快,不过此举太过暴露行踪,并不可取。

    而刘玉发现“乾坤盘”上显示的那点莹光,从方才到现在竟一直于原地未动过,难到他还未发现自己,不应该啊!

    按入秘境前,队里商议好的,对方应同样向自己这边赶路,前来集合才是,莫不是出了什么变故?

    “贫道明升,被两条恶蟒所困,还望同门道友速来相助!”就在这时,刘玉脸色微变,随即取出了一张闪烁着青光的符箓,此符乃“灵言符”配套的接收辅符,当接收到传输而来的加密灵言时,此符便会闪烁灵光。

    “白娘!有同门道友遇险,咱们快点!”刘玉通过灵识读取加密灵言后,立即激发“玄血遁光”,朝着发出灵言求救的明升道人的方向加速飞奔而去,此人正是“乾坤盘”上所显示的那名队员。

    …

    “呼!呼!”一中年道人喘着粗气,手持一柄明黄法剑,一块五品“岩咒铁盾”护在身旁,左侧是一条青纹巨蟒,右侧则是一条金鳞巨蟒,体型比左侧的这条青纹巨蟒粗上两倍,片片鳞甲紧密排嵌如铠甲,凶悍至极。

    中年道人身着黄圣明灵袍,一看便是黄圣宗门人,名叫周腾,道号明升,筑基八府修为,此次“明”字一脉需出一人前来“金华秘境”,这一名额几番推脱,最后落到了他的头上。

    周腾只好自认倒霉,但随即又想这到也不是为一个机会,此处秘境生长着大量珍稀灵药,自己当心些,不去争夺那“万蛇尸血果”,想来会有不菲的收获,这次又是同门组队前往,有人前面顶着,自己躲着些便可。

    但没想到,这传入秘境一落地,便发现身前的一处烂泥潭中,两条粗长的巨蟒正交缠在一起,做那好事,这下可好,被打扰了好事的两蟒,自然不会放过他这不知从哪突然冒出的“无毛树猴”。

    两条巨蟒瞬间被激怒,从烂泥潭中冲出,周腾见势不妙,立即招出法剑,想要破空而逃。

    但不想那金鳞巨蟒速度太快,施展御空诀这一息的工夫便已扑了过来,一尾抽出,将才升空的周腾连人带剑一道抽飞。

    好在随身携带的六品“护身符”霎间激发,挡下了这一记重重的尾鞭,护身法罩虽挡下了大部分的力道,但周腾还是被抽飞了出去,重重砸回了地面,震出了一个土坑。

    全身气血翻腾从坑中跳起,便发现自己被一前一后两条巨蟒得堵了。

    随即两蟒便对周腾发起了猛烈攻击,起初周腾并不是太担心,入秘境前,他去宗门藏经阁翻阅了大量各种各样蛇类灵兽的图鉴,从这两条巨蟒的颜色、纹路,特征来看,那条青纹巨蟒应是条四品初级“巨木蟒”,那条金鳞巨蟒应是条四品高级“金刚蟒”。

    虽说这两蟒的体型好似都比图册上记载的要大的多,但想也就是两类蛇种中较为粗大的个体,战力会高一起,但想来自己能应付,不过交手片刻,周腾脸色便大变,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

    自己施展御剑之术,驱使手中的五品中级法剑攻击,竟破不开这两蟒的护体罡气,可见这两蟒的战力皆不低于五阶灵兽。

    尤其那条金刚蟒,异常凶猛狂暴,自己用来护身的五品中级防御灵器“岩咒铁盾”,抵挡了此蟒的数次撞击,盾面便显现丝丝裂痕。

    周腾顿时是心惊肉跳,这条“金刚蟒”竟是六阶灵兽,怪不得此秘境又被称做“蛇窟”,品级原本不过四品的两蟒,竟都突破了血脉桎梏,变异成长至更高的品阶,一条五阶,一条六阶,他一人可应付不了。

    趁着闪躲间,周腾取出“乾坤盘”发现有一同队队员正在向这边赶来,虽不知是谁,随即取出一张“灵言符”,给此人发去了求援,让对方快点赶来,这两条巨蟒太过凶猛,他可撑不了多久。

    “咚!”的一声闷响,金刚蟒再次撞上了巨大的“岩咒铁盾”,蟒身震退,成功挡下了金刚蟒的进攻,不过盾面也再添一道裂痕,而另一侧巨木蟒也冲了过来。

    “起!”周腾双手快速掐诀,丹田灵门大开,紫府中的存储的真气汹涌而出,进入“真元爆发”状态,单手结印朝地面一按,一时地颤树倒,一道厚厚土墙从巨木蟒身前的树林间拔地而起。

    “轰!”巨木蟒收不住身,直接撞在了厚厚土墙上,土崩墙塌,土墙被瞬间撞倒,不过巨木蟒也不好过,撞的是头冒星光,被倒塌的土块压在了下面,一时脱不开身。

    周腾见此不由一喜,再次凝聚法力,施展出五阶法术“土元气弹”,一颗明亮膨胀的巨型气弹,朝着被压在土堆下的巨木蟒轰去,气弹炸出一团强光,草木、泥土四溅,灵波散开形成的强风,吹得四周树木摇摇晃晃。

    而巨木蟒趴在被轰出的土坑之中,身上青光黯淡,若有若无,显然消耗了大量生灵元炁,这才抗下了这一记“土元气弹”,剑光闪过,巨木蟒身被划开了一道长长血痕,不由发出一声痛苦的轻吟。

    “咔!”当周腾施展御剑术,准备再次展开攻击时,听到巨木蟒惨叫,被“岩咒铁盾”挡下的那条金刚蟒,仰头发出一声嘶吼,全身金光大盛,头颈处的成排逆鳞块块竖起,面目变得越发狰狞。

    随即便宛如一条金龙般冲向了“岩咒铁盾”,整块铁盾被撞得四分五裂,原来金刚蟒见母蟒受伤,陷入癫狂,激发了变异觉醒的天赋技能“金蟒之怒”,蟒身力道、速度,鳞甲防御皆大幅提升,一举撞毁了已添有数道裂痕的铁盾,夹着余威,直接冲了周腾。

    “额!”灵器被霎间摧毁,周腾受反噬之力,猛地吐出了一口鲜血,脸色也越发的苍白,顾不上调息体内紊乱的气血,立即从丹田之中抽出十年来好不容易凝聚的几缕丹气,融合法力凝聚出了一块“丹元金光盾”,挡在了冲来的金刚蟒身前。

    “滋!”法盾闪耀着金光,挡在了金刚蟒的一记狂暴撞击,灵光瞬间黯了大半,没等周腾庆幸,坑中趴着的巨木蟒已恢复几分元炁,张开喷出一记绿雾毒息,将周腾瞬间淹没。

    周腾不得不瞬间激发了第二张六品“护身符”,顶起一道法罩抵挡毒雾,法罩表面不时腾起的青烟,可见这毒雾具有极强的腐蚀性。

    “不好!”正当周腾全力抵御毒息时,金刚蟒的接续的冲撞已撞散了“丹元金光盾”,张开血口朝他咬来,周腾驱使身法向后闪躲的同时,朝着金刚蟒扔出一颗鸡蛋大小的赤红圆珠,正是宗门下发的那颗“赤阳陨雷珠”。

    赤红圆珠爆成一团狂暴的赤红色雷芒,道道雷芒缠上金刚蟒粗长的蟒身,化一道雷网,雷芒烧灼发出连串“滋、滋”的声响,而金刚蟒周身亮起金光刺目,生灵元炁剧烈燃烧化为护体罡气,抵御着身上狂暴的雷电之力。

    “碰!”另一侧巨木蟒见金刚蟒受伤,发出阵阵哀嚎,收起毒息,双瞳发红,也陷入了狂暴状态,蟒身蹿起向着周腾冲来,周腾方才消耗了大量真气,此刻已闪躲不开,只能咬牙凝聚出护体法罩,硬抗这一击。

    周腾如一颗炮弹被撞飞,撞倒了数颗大树才停下,连吐数口鲜血爬起,而巨木蟒已跟着冲了过来,周腾忙取出一张五品中级“气盾符”,抽出一丝法力激发,扔出法符化为一块气盾挡下了巨木蟒。

    不过没等周腾站起身,气盾便被从后方突然蹿出的一道粗长金影撞散。

    原来金刚蟒已撑过了赤阳雷网的电灼,蟒身四周鳞甲虽呈现道道漆黑的焦痕,露出了皮肉,但并没重伤此蟒,可见此蟒修为怕是不弱于一名筑基九府的修真者。

    “吾命休矣!”见两条巨蟒张开血口,一同向自己扑来时,周腾不由绝望的闭上了双目,而相似的这一幕在秘境的各角落皆有发生,有人惨遭巨蛇吞噬,也有人力斩巨蛇于剑下。

    一条周身鲜红似血的巨蟒,正趴在成人高的水草丛中休息,蟒腹中间鼓起一段,好似人形,这条巨蟒的体型比袭击周腾的六阶金刚蟒还要粗长,乃是一条罕见的五品高级灵兽“沼渊红蚺”。

    而在另一片雨林中,一条蛇颈扁平,黑褐鳞纹相嵌的六品“魔瞳王蛇”,正在吞噬一头巨蟒,已吞下了大半只露出一段蟒尾。

    但从这小段蟒尾,也可看出这条红蟒同方才一幕中于水草丛中悠闲休息的红蚺生的是一模一样,只不过这条红蚺体型稍小了一圈。

    且一旁还蹲坐着一身形消瘦,颧窄脸尖的瘦子,这瘦子正捧着一块新鲜的蟒肉生吃,嘴角粘满了腥红的黏液,大口啃咬,不一会整块蟒肉便被吞入腹中。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