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大数据修仙    第3034章 拘神符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第3034章 拘神符

    面对瀚海真尊的发问,金乌下派的真仙只是愣了一瞬,就很干脆地表示,“我敢!”

    “修习拘神之术,也许会惹得界域意识不喜,但若只是激发一道符箓,那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辈修士战天斗地,求的是问道长生,若是这点胆子都没有,还求什么大逍遥大自在?”

    “我也敢,”另一名真仙出声了,他很诚实地表示,“若只是激发符箓,也有讨巧手段……水泷界外来修者虽然不多,但也不算太少,需要沟通的时候,挑选一人即可。”

    界域意识确实是强横的,但是也有诸多限制在身上,外来修者没有犯了天大的错误,意识不可能随便将其诛杀,通常来说不过是驱离,了不得加一点因果或者诅咒啥的。

    但是外来的修者不再来水泷界,事情也就过去了,因果和诅咒都不是大事,尤其是有一些修者寿数将尽,更是什么都不怕了。

    这位真仙说话实诚,还有一位说话更实诚,“大尊,固化的术法若是出自冯山主,这又是一重因果,本界意识……也要考虑是否承受得起!”

    白砾滩崛起的时间非常短,下界修者知道冯君的并不多,但是只要听说过他字号的,大都比较清楚他的难缠,区区的界域意识,不过是出窍左右的境界,冯君可是有真君打手的。

    他的话说出没多久,其他修者正在思考,就只觉得天地间有一股深深的恶意降下,竟然清楚地表示出了一个意思:好小子,竟敢出这种馊点子!

    瀚海真尊抬起头来,淡淡地向上看了一眼,“适可而止,别逼着我们动手!”

    话音刚落,那股恶意转瞬消失不见,以至于甚至有人觉得,是不是经历了一场幻觉,“刚才那是……界域意识降临了吗?”

    “哈哈,”金乌下派的真仙笑了起来,“果然就是如同瀚海真尊说的那般……”

    到底是哪般?他没有办法细说,虽然大家已经看穿了水泷意识的本质,但是说到底,大家都是在这个界域厮混,看破不说破,也算是对界域意识的一个基本尊重。

    虽然我们有机会掌握拘神术,但还是愿意尊重你——江湖上混,可不就是这样?

    瀚海真尊通过这一下,也试出了这个界域的性子,于是真婴再次离开,“我去问一问,此术能否固化?”

    非常遗憾的是,这个要求还真是有点为难冯君,所谓拘神术,就是摆出一个阵法,然后配合一系列手诀,将这么一套东西,转化为一张符箓……也许能做得到,但是短期内不行。

    大佬对这个要求也很头大,它能理解此界修者的忌惮——谁也是从弱小过来的,但是将这术法整合成符箓,这可真不是它擅长的。

    要说大佬在符箓上,还是有相当造诣的,当初给冯君的越级使用的定身符宝,就是它自己做的,但那是相对比较低级的符宝,而且将定身术转化为符宝,可是比拘神术简单多了。

    它盘算了大半天,也没有理清头绪,索性直接甩锅给冯君,“这种小事,你推演一下好了,我忙着休整呢,没事别打扰我。”

    事实证明,它就是想躲清闲,分神真君就可以多线程操作了,甚至颐玦在元婴巅峰的时候,都做得到这些,它又怎么可能单线程操作?

    冯君其实并不介意在其他推演方向上多做尝试,这个任务他也很有一些兴趣,否则早就让瀚海真尊回绝了,而他在推演的过程中,遇到不明白的事情,就要请教大佬。

    果不其然,大佬回答问题很干脆,但是想要它帮忙干活,它就直接装死。

    冯君折腾了两天,勉强折腾出一个半成品来,就是……阵法配合符箓!

    阵法倒是简单,其实类似于拘魂的祭台,精简了一些可以精简的,连同大部分的手诀,整合进了符箓里。

    阵法不算多奥妙,有过研究的人稍微分析一下,就能知道大致的思路,也瞒不住人。

    但是符箓就不一样了,大佬的符道之术自成体系,也有自己独到的设计思路。

    然而这东西万一被符道的人看到,发现它的符道体系倒是小事——一般没有系统传承的人,想要破解整个体系基本等于做梦,但是想要从符箓中发现一些设计思路并不难。

    所以大佬试验了一张符箓,发现果然能把界域意识拘来之后,很果断地对符箓上了自己独有的封印,保证它能被激发,但绝对不会被破解。

    用它的话来说就是,“哪怕是大乘期的大能来,想要破解也难。”

    由此可见,它对自己的知识产权不是不上心,只是对冯君例外,对其他人绝对提防得紧。

    被拘来的界域意识有点郁闷,却还不敢生气,发现对方只是做个试验,也只能讪讪地离开,心里甚至还隐隐有点庆幸——原来没什么事啊。

    它心里很明白,这位是自己惹不起的,想当初琥珀界域借用了大佬的秘藏做天幕资源,后来大佬震怒,发誓要给对方好看,琥珀意识忙不迭给冯君送上了界域欢喜以表歉意。

    那个时候,大佬还远没有现在强大,就已经能震慑界域意识了。

    真不是水泷界域怕死不怕死的问题,大佬就是有那么凶残,界域意识对天道规则比修者要敏感得多,知道这位有多么不好惹。

    冯君也没有多做符箓,就做了三张,同时配了一套阵法,交给了瀚海真尊。

    瀚海还打算给他灵石,冯君则是表示,只要能让水泷界不那么乌烟瘴气,那就是他最开心的事了,灵石算什么?

    值得一提的是,他做的符箓出尘上人就能激发,拘神术注重的是对规则的掌握,对于修者的实力要求不高,然而降低对修者修为的要求,依旧是很惊艳的,起码是大佬独有的技术。

    那些宗门修者甚至都有点不敢相信,出尘期修者竟然能激发符箓,不过他们也没有去尝试——毕竟有瀚海真尊背书,这点面子还是有的。

    至于三张符箓该怎么分配,众人又争执了一番,最后决定分别给了玄水、金乌和万幻门的下派,阵盘的话,三家轮流使用,该到谁家激发符箓,就轮谁家保管。

    宗门修者就是这样,各种弯弯绕的规矩很多,协调的结果经常会出现“排排坐,吃果果”的现象,往往会让人感觉啼笑皆非,但不得不承认,这也是一种另类的公平。

    再有就是关于秩序的整顿了,自从瀚海真尊下令之后,宗门的各个下派确实高速运转了起来,对鲛人的一系列违规行为重拳出击,务必要让他们感受到,人族才是秩序的主导者。

    鲛人对这次打击,并没有充足的思想准备,严格来说,鲛人的种族虽然非常多,但是涉及“人族欺负鲛人”的话题,通常都会传得飞快。

    冯君他们先后在集镇和鬼雾群岛出手,其实已经传遍了整个鲛人群体,比想象中的还要快很多,但是这一次,鲛人们误判了人族修者可能的反应。

    这样的事情,以前并不是没有发生过,虽然这一次,一场战斗就断送了蛟族四个元婴,但是鲛人们依旧以为,人族修者会给己方一个交待。

    这个逻辑看起来有点滑稽,一直在红线边缘游走的鲛人,在遇到危机的时候,居然指望人族能做主公断,也不知道是谁给它们的信心——作死的时候,怎么就没有想到请求公断?

    说到底,也不是鲛人弱智,实在是以前修者们维护秩序,习惯性地偏向鲛人,久而久之,就让他们滋生出了一种错觉:人族修者既然整顿秩序,那就应该偏向我们鲛人!

    平常时候痛恨和碰瓷人族,整顿秩序指靠人族……不得不承认,毛病真的都是惯出来的!

    这次同样如此,早早得到消息的鲛人们,行动的速度甚至比修者还快,在各个岛屿上展开了声势浩大的抗议活动,无数鲛人对人族店铺或者聚集区,展开了打砸抢的行动。

    大海深处,还有无数的鲛人争先恐后地涌向各个岛屿,摆出了一副以死求公道的架势!

    鲛人们很清楚,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人族做出退让是必然的事情。

    然而就在这种情况下,人族的各宗门修者一反常态,开始了雷厉风行的镇押,刀光所过之处,无数鲛人喋血街头,身边往往还伴有抢劫来的财物。

    这当头一棒,直接就把鲛人打蒙了,很多鲛人甚至去找别的宗门告状,它们认为,自己可能很不幸地遭遇到了愣头青。

    然而回答他们的,是另一排雪亮的刀光——有意见可以反应,趁乱打劫人族者,杀无赦!

    严格来说,人族的数量在水泷界并不占上风,甚至是远远落后于鲛人,但是人族修者的战斗力,实际上是远超鲛人。

    以往的时候,人族和鲛人一旦发生冲突,不管是人族还是鲛人的执法队,以至于很多人族修者就算打得过对方,都没办法动手——不管打输打赢,都是人族倒霉。

    这也就给了鲛人一种错觉:单个人族很厉害,但是只要我们够团结,人族就不足为惧!

    (更新到,召唤月票。)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