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大数据修仙    第2985章 身不由己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第2985章 身不由己

    杨玉熙回了洛华,第一时间找的并不是张采歆。

    首先,她有点够不着张采歆——洛华第二人,不是随便什么人能随时打扰的。

    其次,她是从杨玉欣手上接到的活儿,没道理跨过对接的人。

    杨玉欣听了她的话之后,有点微微的吃惊,“小镇管理办公室,业务范围不是挺大的吗?这孩子想脚踏实地做事……你安排她一个督查不就好了?”

    管理办公室的活儿,真要做的话,确实不算少,不过那样就太累了,也是抢下面人的业务,很容易被人歪嘴,典型的吃力不讨好。

    文化小镇没有创收压力,大家各司其职,更没有必要抢业务了。

    不过督查一职可以有,文化小镇虽然不大,但是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要说各个岗位里面一点猫腻都没有,那也是不可能的。

    以前杨玉欣懒得管,水太清则无鱼的道理,她还是明白的,只要下面折腾得不是太厉害,不影响小镇的整体运作,她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但是她能体谅,下面反而是有点猖獗了,似乎感觉没人管似的,其中有不少人还是跟着她的老人,以为她就是醉心修炼了,这时候也该有个督查出场了。

    “督查?”杨玉熙愣了一愣,下意识地发话,“那不是分您的权力吗?”

    这姐妹俩走得不是很近,但是血浓于水,一笔写不出两个杨字,她肯定会为堂姐着想。

    “她是你安排进办公室,企业是我的,她能分到什么权?”杨玉欣怪怪地看着她,然后才反应过来一件事,“别是你已经想到了,但是没有提醒她吧?”

    “我为什么要提醒她呢?”杨玉熙并不否认堂姐的猜测,但是她确实有自己的道理,“她想打小报告是她的事,我没必要教她做事……我又没想巴结那位。”

    毫无疑问,洛华里阵营的雏形,确实出现了,杨玉熙本来就没有义务提醒对方,更别说还要避嫌,当然不会上杆子教导别人。

    “留一份人情,日后好相见,”杨玉欣轻描淡写地表示,“采歆能把她弄过来,那就是上了心的,只要她自己不出问题,进洛华就是早晚的事,你帮点顺手忙也好。”

    说到底,人和人的格局,真的是不一样。

    可是杨玉熙还是有点不服气,“那小姑娘性子也有点强,我都有意照顾了,她却是主动要求下基层,不明白的还以为我是在刁难她……搞得我都有点不会了,现在还替她着想?”

    所以说……你这格局小了啊!

    杨玉欣也无意指责她,谁不是一点一点成长起来的呢?她在类似的年纪,还不如对方呢,“做好你的事就行了,只要问心无愧,你担心什么?咱洛华可不是没有讲理的地方!”

    你担心张采歆吗?别说有冯老大的存在,有委屈找喻轻竹也行,再加上我女儿古佳蕙,你还担心自己讲不明白道理?

    那样会搞出很大动静!杨玉熙默然,好半天才回答,“谢谢玉欣姐,我是有点放不开。”

    “没什么放不开的,你现在是修者了,”杨玉欣淡淡地表示,“修者最该操心的是修炼,是实力……而不是这些什么人情往来蝇营狗苟。”

    “你说得对,”杨玉熙点点头,“那我去通知她了……明面上的督查,还是暗地里的?”

    “暗地里?”杨玉欣怔了一怔,然后笑了起来,“看来你真的很讨厌这女孩儿?”

    暗地里打小报告的人,通常会被人不喜,张采歆也不是那种喜欢玩阴暗的人。

    “她终究跟那位有关,”杨玉熙却是波澜不惊地回答,“确定为明面上的督查……她的关系网一旦被人看破,别人万一生出联想,觉得那位想对付你怎么办?”

    她对张采歆也没有多少敌意,只是为自家堂姐着想,至于她屡屡用“那位”来代指张采歆,纯粹是担心被感知到,毕竟人家是出尘期,她只是蜕凡期。

    “生出联想又怎么样?那是我的公司,”杨玉欣也是有点无奈了,“其实她要是想要,我把公司给她都行……算了,我也不管你了,你想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吧。”

    她觉得自己这个妹妹陷进红尘挺深的,这种情况,光是她劝说也没有用,关键得对方自行领悟,凭外力并不容易解脱。

    杨玉熙无奈地翻个白眼,“你们说说话当然简单,夹在中间受气的可是我!”

    事实证明,她也是有魄力的,出了洛华之后,她直接安排彭若薇,说管理办公室没有你想的那么清闲,目前还缺个督查,负责查证各种弊端,既然你要做实事儿,那就交给你了。

    彭若薇闻言直接傻眼,和大伯面面相觑,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杨玉熙可不管这些,直接带着彭若薇去了办公室,将办公室主任叫过来,宣布了对彭若薇的任命,还让主任帮忙安排宿舍门卡之类的东西。

    主任是跟了杨玉欣多少年的老人,一般情况下,别说是杨玉熙出面了,就连古佳蕙说话,他也敢不做理会,先去请示杨玉欣再做定夺。

    但是现在这里是洛华,杨玉熙不仅仅是杨主任的妹妹,更是修炼者,办公室主任自然不敢计较对方的资格,只能苦笑着发问,“玉熙主任,这事儿玉欣姐知道吗?”

    杨玉熙刚刚卸任护理中心主任一职,这称呼没问题。

    “你可以自己去问她,”杨玉熙满不在乎地回答,“但是这小妹子,你得给安排好了,她想知道什么,或者说你觉得她该知道什么……都得让她知道了,明白吗?”

    办公室主任一听这话,哪里还不清楚,对方肯定是得了杨玉欣的首肯?

    如果没有杨玉欣的许可,杨玉熙绝对不敢这么做,所以只能点头哈腰地应下了。

    办公室开始安排了,但是彭若薇直接傻眼了,“大伯,怎么办?这可是得罪人的差事。”

    “这就……很无奈了,”老帅哥也叹口气,“刚才你为什么一定要反驳对方呢?”

    “因为坐办公室出不了成绩,”彭若薇理直气壮地回答,她虽然年轻,还是女性,但是平时耳濡目染,听老爸谈过不少成功的经验,“我既然休学打工了,就不允许失败!”

    “你这丫头,有点要强啊,”老帅哥摇摇头叹口气,然后眼睛又是一亮,“不过,这也未必是坏事……我去联系一下张采歆,看她怎么说。”

    他匆匆离开了,彭若薇却是默默地记住了这三个字:所以,这就是我在洛华的后台吗?

    张采歆一向大大咧咧得很,听说彭若薇被安排到了管理办公室负责督查,居然很直接地表示,“这个安排不错,很容易出成绩,让她认真去做,别冤枉好人,也别放过坏人……”

    考虑到这个活儿很容易得罪人,她甚至表示,“如果遇到危险,可以直接找门岗求助。”

    她确实是想让老师的侄女经受考验,但是这考验如果出现了生命危险,那她也太有点对不起老师了,所以她忍不住暗暗感慨一句,“我这是被人架起来了啊。”

    其实何止是她有这种感觉?杨玉熙、彭若薇、办公室主任……有太多人被架起来了,社会中的人际交往,原本就是这么回事。

    只有杨玉欣看得开一些,压根儿就不去琢磨其中味道,反倒是简单有简单的好处。

    不过这样的事情发展,居然是起到了意想不到的效果。

    老帅哥离开文化小镇之后,再次直奔京城,托人找到了彭若薇所在高校的一个副校长,想要帮侄女办理休学手续。

    按说研究生休学,比本科生要好办理得多,基本上只要导师同意就够了,副校长觉得这种事甚至不值得自己出面,于是安排了一个中层,陪着老帅哥去找导师。

    结果第二天一大早,那中层灰头土脸地来找副校长——事情没办成,导师不同意!

    副校长就听得奇怪:是那个女孩子得罪了导师吗?

    事实还真不是这样,昨天在饭桌上,导师一开始还挺客气的,不过听说来的是学生的大伯,而不是直系亲属,肯定就有点不开心:小彭的父母没来啊?

    老帅哥表示,她的父亲生意上遇到一点问题,母亲也是在协助,实在抽不出时间过来。

    导师倒是反应过来了:前一阵还有人来学校找彭若薇了解情况呢,听说她这一次遇到的麻烦挺大,那就不说了。

    反正他是导师,谈学生的**也没有什么压力——能坐在酒桌上,那都是私人交情了,然后他就又问,那我这个学生,为什么要休学?

    你就当她病了,老帅哥笑着回答,这一套他都熟:有些事不方便说,她是帮父亲去了。

    按说有人中间前线,这么说话不是问题,反倒显得比较直率。

    不过导师心里就有点不舒服了,那她总得亲自过来办理一下休学吧?你不是她的父母,她自己又不来,这样就想办理休学——你们把我这个导师看成什么了?

    所以啊,她得亲自来办理一趟,我也不看病假条,就同意她休学……这要求不过分吧?

    (更新到,召唤月票。)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