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南宋风烟路    第2000章 居延·剑河风急雪片阔(1)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居延之西约五到十里,仍有四向摆列的陷马坑或防具。嵬名令公令铁鹞子休整,换步跋子开道,避坑拔鹿角搬拒马。

    “居延与黑水城之间有两条路,一近一远, 近的是狭谷,远的较平坦。”嵬名令公想,兵家大忌,隘形自然不能选;况且自己只是林阡初六的幌子和初七的掎角之势,不是主角,不着急登场,只需将蒙古军的防御设施拆毁、生存空间压缩到一定程度即可,“走后者。”

    “前面有个镇子。务必注意秋毫不犯。”孙寄啸提醒。

    “总觉得蒙古军败得太轻易。”孙思雨略有担忧。

    “他们疲累、颓丧, 而且也被师父分过兵。大师姐,莫小看咱们西夏军,若非敌人是蒙古禽兽,不至于啃个十里都这么难。”阿绰笑说。

    “就算如此,蒙古军难道不想以弱胜强?我的意思是,他们会否故意让了这几里,在前面镇子上伏击我们?”孙思雨仍觉不可掉以轻心,哪怕眼前的胜利与挺进、正合师父调木华黎的初心。

    “不太可能,第一,他们难料我们走哪条路,第二,高低跌宕才伏兵,平地如何藏得住?”辜听弦说是这么说,仍亲自作为先锋,查探地形险易,回来后告诉嵬名令公,“镇上连座两层的楼都没, 更别说高丘深沟。但最西处有一条‘剑河’流经,值得注意。”

    嵬名令公忙于对镇东民众改造舆论,漫不经心:“蒙古军水性极差,能在水中伏兵?再说,宋谍能不知道?”

    

    盲目信任宋谍,却不知宋谍可能分身无暇——宋谍要帮林阡救越风。

    “林阡妄想像调动赤老温和忽必来那两战一样,调动我和十二楼反复奔走,从而帮嵬名令公钻空进击。不管他是想立刻调,还是慢慢调。”木华黎露出一丝轻松的笑:

    林阡,感谢你送个嵬名令公给我拿捏,他将成为你在初七的罪过和长远的破绽。

    你一定不会知道,我,料你所料!

    

    林阡想“闪电奇袭”再折返?林阡自己都知道没可能——以博尔术的能力,怎会被区区百骑就吓倒。

    “持久战、吸引博尔术注意并教双郭和沈氏救出越风、随后及时抽身去与斩关挺进的令公会合”,是林阡设想的九成九可能;但还有个微乎其微的零点一,是——倘若木华黎的谋才,超出我的估计?

    事实就是,尽管双郭和沈氏令博尔术倍感意外,可盟军并未全部得救、越风本人依旧还是受困, 所以林阡心愿未达成、一直没法回头顾令公。

    “为何战这么久了, 面前还是七个……”林阡发现十二楼迟迟没到全, 忽然间,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劲……

    令公处剩四,越风处剩三。

    令公处剩二,越风处剩一。

    有俩还在中途?

    去谁的中途?

    该不会,第二次从令公那里减出来的两个,并不是加给林阡的,而是坚定不移地添给了越风?

    也就是说,越风处的敌将恒定是三?

    如果木华黎是这般笃定,那说明他并未忘记“投鼠忌器”方针,可他又何必多此一举采取这种“拆东墙补西墙”的招数?试想,那两个负责堵越风的十二楼从一而终堵越风,就算博尔术兵败如山也可退回越风处、作出鱼死网破架势逼林阡不敢急攻,然后等到木华黎增补的两个一起来对林阡夹击,不是更有胜算吗!?

    只有一个原因,这二进二出的十二楼调动是木华黎想蒙蔽林阡,让林阡误以为自己的计谋成功了所有人都来战他了……俗称,将计就计……

    糟糕……木华黎,恐怕是对林阡的计谋了如指掌,反手给林阡的心念打了个埋伏!

    只要木华黎没中林阡的计,那越风无论如何都还险急、林阡也无论如何都不算赢;但林阡被木华黎反算与否,决定了嵬名令公是否危殆!!

    相比“更有胜算”的战法,酷爱用险的木华黎自然偏向于“战利更多”。

    “不妙,木华黎不仅没忘记投鼠忌器,还要在越风基础上给我制造令公又一个器。”刚巧转魄四报证实了心中所忧,林阡不由得皱紧了眉,

    要命的是,方才他满足于自己算无遗策,便把微乎其微的“木华黎勘破”抛到了九霄云外,此刻如梦初醒,完全来不及教令公止步!

    

    小镇不适合驻军,最好再前行三里、安营扎寨等林阡会师。

    嵬名令公休整片刻,不疾不徐往西深入:“不知林阡怎么样了。”他知道居延之所以西夏军势如破竹,多半是因“十二楼”被林阡分走,那么苦的是林阡。

    缓过神来,军中略有嘈杂,原是大路前方来了一支骆驼队,似乎与主人失散,二三十匹都很壮健。

    “若上面有干粮或水,切勿服用。”嵬名令公蹙眉,怕蒙古军出阴招,命令麾下们仔细查看。

    “只有骆驼本身,和一些寻常物品。”泼喜军首领垂涎三尺,因为他们的旋风砲需要以骆驼作为运载工具。

    “哪些寻常物品?”嵬名令公听着总觉得古怪,但看着四境无人,剑河无一丝涟漪,远近只有群骆驼而已,当然首肯。

    “衣物、火折子等等。”

    “什么……”嵬名令公一怔,认为不妥,上前仔细搜看。

    这不是蒙古军上一战没被烧完的布幔吗?!

    “其它地方似乎没这许多水草……这季节,本不该丰茂……”辜听弦环视剑河,敌军衔枚潜伏的可能性越来越大,危险气息扑面而来,暗叫不好,

    驼铃声动,河浪滚沸,杀声啸响,伏兵齐出!

    

    木华黎当然没中林阡的计。

    早在二月初五前,就有谋士提出猜想:有没有可能,林阡对木华黎避战绕道,妄图对博尔术神兵天降?

    有小部分人附和说:多路并进,避实击虚,是林阡的惯用伎俩。克夷门和北龙首山都曾见。

    大部分人却反对:事不过三,林阡也许会利用你们这种心境,今次偏偏不回避正面冲突。万一我们在居延用心、用兵太少,则便宜他率西夏右厢军大举杀入。反之,如果居延守得好,林匪就算能绕行也心焦。更重要的是,黑水城外几乎已被蒙古军封死,林匪插翅膀也飞不进来。

    木华黎恰恰在这小部分人里:“镇戎州也有茫茫山海,林匪是地主都觉察不到。何况黑水城你我皆未深入,多少不毛之地,可能被他出奇?”

    “怎么,你为何笃定林阡会绕道?”成吉思汗饶有兴致地追问,因为木华黎只反驳了“封死”那一句。

    “其它都是虚无的,最重要的是看敌人想要什么。”木华黎说着“目的论”,“越风不能再等了,林阡一定心急救。他更重视博尔术。”

    

    “木华黎被蒙蔽一夜后又遭牵制,唯有慢慢调整与博尔术之间的平衡”?错!演出来的而已。事实上,木华黎和博尔术的双线接战计划早已有之!在他们的迎敌思路中,林阡从头就没来居延。

    “区区五万蒙古军,就想拦我师父”?不好意思,海上升明月之所以对我们的备战了如指掌,那是我们蒙古军故意的。核心层内,花无涯和莫非都有嫌疑,那绝密的决策会议他俩谁都不给参加。核心层外,短期肃清不了,那就用来反间。

    重兵在东,大张旗鼓,是为了显得木华黎很重视右厢军,使那个急于救越风的林阡不敢在居延死磕浪费时间、铁了心造就一个虚晃一招和绕道北行。林阡想“对蒙古军一拆为二,由盟军联动各个击破”?但木华黎的意思是,让林匪见识见识,联动性更好的是谁!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