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异域神州道    第二百三十七章 魔像(九)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我……我在哪……?我……我这是要死了吗?”

    地上的女子微微抽搐着,从嘴巴和喉咙里挤出颤抖的声音来。她有着极为修长优美的体态,一身紧身的皮衣勾勒出足以让绝大多数正常男人都口干舌燥的曲线,但是她的头脸却也可以将绝大多数人给吓出一身冷汗,那是一个被削去了大半个脸庞,将眼球和部分脑髓都裸露在外的脸。从残缺部分的边缘可以看出,这还并不是简单的暴力导致,那些骨骼部分都切割得非常圆润整齐,就像是工艺品一样处理得尽善尽美,只是皮肉好像才被刚刚用力扯掉一样破破烂烂,偏偏又并没流出多少鲜血来。

    女子用尽全身的力气,伸出手来摸了摸自己那残缺不全的脸,然后那裸露的双眼就不断地浸出了泪水,混在周围渗出的少量鲜血中。

    仁爱之剑蹲下将这女子抱起,内劲送入这女子的身体内,他能感觉到这女子的身体并没受到任何的损伤,甚至还要比普通人健康强大得多,但偏偏生机却在不停地飞快流失,就像一个没有了底部的木桶一样。

    “没有用的,她的本质早就已经和暗夜面具结合在一起,那是获得虚拟神性的必然手段,现在面具被剥离,她就只是一具没有了本质支撑的血肉而已。”

    一边的阿德勒法师看了也只能喟然长叹,只是从下半截没有受损的嘴巴和下巴,还有那颅骨残存的形状来看,他就能分辨出这曾经是个极漂亮的女子,而且曾经能作为暗夜面具的使用者,身份也必然不简单,从之前阿莫斯伯爵的遭遇来看,似乎应该是他的孙女之类的。但此刻这一切都没有了意义,现在留在这里的不过只是一个帝国奥术遗留物的牺牲品。

    “是……是你……怎么是你吗?”女子一双**裸的眼珠挪动了一下,看向仁爱之剑,其中一只还因为失去了旁边肌肉的束缚而掉落了下去。“你,你终于看到我的样子……我……我是不是很难看?”

    “不难看。”仁爱之剑凝视着怀中那张一般只能出现在极度恐怖的噩梦中的脸,一脸的平静。“我看到的是你的决心,你的觉悟,你的担当和牺牲……还有你的软弱……这是你真正的脸,别人看不到的。”

    “是……是这样吗……谢谢你……”女子的嘴角抽搐着,似乎是想笑,又是在哭,那**的眼球中神采渐渐地涣散,整个人就像一个婴儿一样卷缩偎依在仁爱之剑的怀中,气息逐渐减弱,片刻之间就完全消失了。

    仁爱之剑单手搂抱住女子的尸体,伸掌虚按,一声闷响之后前方就出现了一个数丈的深坑,仁爱之剑将女子尸体放入其中,然后跳起来之后双手一合,深坑重新闭合填满如初。

    “就让她长眠在这里吧。什么血缘什么阴谋也好,这里毕竟是她奉献了一生的地方。”仁爱之剑沉声说道,对着那已经看不出什么痕迹来的深坑双手合十闭目片刻,然后再转向了另外一边。

    风吟秋和刘玄应站在不远处,半途赶来的德鲁伊菲儿悬停在半空,而在他们的中间的地面上是一颗五彩斑斓的圆球,三人看向这圆球的表情都是一脸的凝重和古怪。

    “怎么,这东西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仁爱之剑走过来,之前他的注意力都在那女子身上,这时候才看到这变化后的魔像残骸。和之前那数丈高大的类人形形态完全不同了,这时候的这东西看起来就只是一个直径不到一丈的七彩浑圆球体,原本流动的七彩光晕已经彻底凝固了下来,看起来就像是个蹩脚的画师用涂染了颜料的抹布一阵乱擦后的作品。

    “应该只是失去了操控之后,其中的核心和根源的四大元素重叠,外部被刘先生的力量所抑制没有爆发出来,所有力量都反而朝内收缩,加上那个虚拟神明的面具而一起发生了一些我们暂时还不明白的反应,就成了这样一个稳固的形态……”一边的阿德勒法师也是挠头,这东西已经超出了他奥术知识所能理解的范畴了。“至于形状么……这个东西的核心是浮空城的动力核心‘固法则化高维撕裂定位枢纽’碎片,本身是没有形状,或者说形状超乎我们的常识理解范畴,之前那个模样只是魔像操控核心演化出来的,现在稳定之后呈现在我们眼前的,只是在这个维度上最符合我们认知的一个形状……非要比喻的话,就像蚂蚁眼中的巨龙其实和个小石块是一样的……”

    风吟秋也看着这怪异的圆球,目光闪动:“须弥介子,其大无外,其小无内,偏偏又有极为深厚的四大重叠……可说这东西其实已经是自成一界,不知要如何才能破开……”

    仁爱之剑伸手一拍,手掌落在这东西上,触感只觉得极为怪异,手中明明感觉空无一物却又不得寸进,无论他施展何种的力道落在其上也是如泥牛入海,完全激不起任何的反应,就连作为普通事物该有的阻挡和反震之力也没有。

    “只凭我们三人之力,大概是不能将之破开的……”刘玄应的脸色凝重中带着几分沮丧,这魔像是解决了,但是安杰洛却没救出来,对他来说就是失败。不说现在他耗力过度,现在看来这魔像核心变化彻底稳固之后的形态,似乎就算是他功力尽复之后也是无能为力。

    “无妨,我们没办法,总会有人有办法。”风吟秋转头看向远处,几个人影正在空中朝这里飞来。

    人影飞快地接近,正是一直在隐藏在军团内部的唐切奇伯爵几个人,这位现任军团长一出现,立刻就对着仁爱之剑三人鼓掌大笑:“实在是太了不起了,仁爱之剑阁下,还有刘法师先生,风参谋长阁下也是如此!你们实在是太棒了!你们力量和战绩必将载入欧罗大陆的史册!即便是放在帝国时代,这也是极为了不起的功勋,直接以自身的力量压制了一个帝国制造的决战魔像,还击溃了内部的使用者而赢得了最后的胜利!这是原本需要十一环奥术才能做到的事。”

    唐切奇伯爵激动得已经有些忘乎所以,完全没有了帝国贵族高高在上的优雅和高贵,就像是一个捡了几百金币的乡巴佬一样。不过这也不能怪他,发生的这一切即便是作为南方军团的军团长来说,也实在是太过刺激太过不可思议了。

    “……而这个东西的存在,即便是放在帝国时代,也是一个大大的奥术奇迹。”唐切奇伯爵感慨万千地看着这个圆球,口中啧啧称奇。“这就是固法则化高维撕裂定位枢纽完全稳固后的力量,难以置信的空间牵扯,这还只是个碎片而已,就连整个军团的传送序列都受其影响而失效了……这真是奇迹中的奇迹,一个原本可能吞没大陆的奥术炸弹,居然就这样成了可能是这世界上上最稳固的事物……”

    “不知道唐切奇军团长阁下对于善后有什么计划?”阿德勒问。

    兴奋劲过后,唐切奇伯爵脸上的表情露出几分狰狞来,恶狠狠地说:“当然是拆解绿河大家族,清算阿莫斯在军团内的所有部属的资源。他们作为阴谋毁灭军团,毁灭奥术文明的野心家走狗,全都要在禁魔地牢里渡过余生!他们的家产和资源全部都要没收!用以弥补这次给军团造成的损失!”

    “这些军团内务的情况我们并不担心。”阿德勒耸了耸肩,然后指向了地上的那个圆球。“我的意思是,军团长阁下打算如何处置这个东西?军团的奥术序列经过修复和补强之后应该是能够拆解这个东西的吧?难道你们不想确认那位前军团长的死活吗?”

    “厄……他还能活着?”说道这种具体的技术执行问题,唐切奇伯爵就有些发愣,回头和两位军团委员看了看,似乎在奥术通讯中和军团中的其他**师沟通了一会,才一脸难以置信地说:“我们运用了军团现有的奥术序列推演了一下,他们还活着的可能性居然有百分之三十五还多……现在这东西的状况,好像是成为了元素疆域边缘的一个稳固夹缝,时间流逝几乎完全停止了……”

    听了风吟秋的翻译,刘玄应眼中也重新亮起希望的火光来,不过唐切奇伯爵接下来的话又将他的希望重新压了下去。

    “……不过要进行成功拆解,这至少要把军团的奥术序列恢复到95%以上才行,毕竟暗夜面具和元素极限模型可都是帝国时代的尖端造物,而且即便恢复到了理想状态了,也要耗费大量的资源和人力再去进行拆解……总之这是一个巨大的工程,甚至不比重建一个南方军团差到哪里去,所以我们是不可能去做这种事情的……”

    “您刚刚还说这可是个帝国时代的奥术奇迹……”阿德勒摆摆头,也明白帝国时代的和现在已经完全不同了,再是不可思议的奇迹,在没有足够收益的情况下南方军团也不可能花费巨量资源来研究。“看来只有送回奥术学院去了……希望理事长阁下那一座遗留至晨光堡垒的法师塔能对其有办法吧……”

    “不是我泼您的冷水,理事长阁下可能也无能为力。”唐切奇伯爵耸耸肩摊手。“这个东西的空间牵扯力,对那座法师塔所在的亚空间界域来说实在是太强了,这就像是要把一颗龙蛋塞进鸡窝一样会直接导致那个界域崩溃的……至于让那座法师塔挪出来么,如果理事长不是理事长还有可能这么干……您一定明白我的意思,除非他愿意长时间地放弃法师塔对整个奥罗由斯塔的守护,而将全部的奥术资源用来解决这个东西……”

    “我明白。作为一个纯粹的奥术学者可以这么做,但是作为整个帝都的守护者,他不敢。”阿德勒点点头,长叹一口气。“难道就任其如此,把这个融合了十环十一环奥术造物的奇迹,放在哪里成为一个纯粹的装饰品?”

    “好像是这样。”唐切奇伯爵点头。“不过这样也不错是吗,既然这个囚牢牢不可破,我们又何必想办法去破开?永久的囚禁对于那个野心家来说也是个惩罚……只是这东西里的两件奥术物品是个麻烦,不知道会不会引起复兴会的注意?那些家伙对于这种帝国遗物有着深刻的执念,一旦知道了这个消息,肯定会发疯一样地来抢夺的……也许放在某个教会或者神殿的总部是个不错的选择,但是作为一个帝国贵族来说这有点不合适……”

    “我说,我说,亲爱的内马,你怎么把最应该想到的地方给忽略了?”一个声音响起,天边一个人影正飞速掠来,顷刻间就来到了众人面前,赫然是因克雷公爵。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