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星辰之主    第六百二十五章 算成本(上)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啊这!”

    直播间里刷出来的,不是弹幕,是观众们的微妙心情。

    附近海域,只有一艘行驶的货轮,就是刚从造船厂“维修”完毕后离开,还劳吸血鬼先生动问的那一艘。

    自从罗南承诺,军管区内不进行拍摄后,这艘船就代替了人们预想中的主线,一直出现在墨水的镜头里。

    但现在,从墨水执着的行为来看,貌似这并不是“代替”,而是早早就存在的“预谋”啊!

    不管怎么样,墨水确实是跨过了海面,找到了这处仍在持续移动的落脚点。

    一些长年在夏城等海滨城市生活的网友们,就能分辨出来,这应该是一艘常见的万吨级以下的杂货船。

    墨水驻足的天线所在,就是货船仅有的上层建筑区域,位于船体尾部。这里还有些舱室亮灯,再往前,就是货舱和起吊设备,一直到船头,都非常空旷,也黑漆漆的见不到人影。

    这时候,突然出现的大风乌云天气,似乎也稍微好转了一些,虽说天空还是阴沉沉的,能见度仍比较低,但风速在下降,好像刚才只是一场发生在近海区域的强对流天气,来得快去得也快。

    墨水也能够惬意地用粗喙剔一剔羽毛,镜头扫过货轮上一点儿边边角角,转投向了它来时的方向。

    海岸线越来越远了,陆地的轮廓已经不是那么清晰,只有更远处城市璀璨的灯火,仍然穿透海面上那一层阴云水雾,给观众一个相对模糊的定位。

    渐渐远离的夏城,让直播间的观众们,本能有一些心态变化,但又很轻易地融解在各色的调侃中:

    “这应该是钦定事件吧,是不是该爆发了?”

    “造船厂里的‘哈哈’还没有结束吗?”

    “我们是不是可以讨论一下吸血鬼先生的社会身份呢?”

    “壮士你好,壮士再见!”

    “直播间里也就只懂得玩梗,天街那边早就讨论疯了!”

    “喂,再不出来,墨水就要跑到箕城去了。”

    “算不算偷渡呢?”

    “箕城这边的已经做好接应准备了!”

    “我们会好好照顾墨水大人的。”

    在正经和不正经的弹幕里,还掺进了一条不太一样的内容:

    “那是什么?”

    最初这条弹幕并不起眼,混杂在大量弹幕中,无知觉地飘过,都没有人响应。

    可没隔多久,类似的一个弹幕又飘起来,后面还加了一连串的感叹号。由此开始,一堆“!!!”和“???”的符号紧跟而上,夹杂着“我靠”之类的点缀,让那些一心讨论交流的观众们,终于开始注意直播画面本身。

    但还有人一时未发现异常:

    “怎么了?”

    “左下角,造船厂方向……”

    “眼神好的报一下结果啊!”

    没有人给出明确的答复。

    不过,还是有越来越多的观众能够看到,在阴云水雾的深处,有一个不太明确的轮廓, 刚刚与造船厂的厂区阴影彻底分离,应该也是在移动之中,且与货轮方向相同——至少彼此的距离没有拉开。

    按照常理,那玩意儿应该是船,但怎么看怎么别扭。

    不只是直播间里,便是墨水栖身的这条货轮上,也有了反应。

    怎么说,作为大型作业设备,货船上也算设施齐全,这边的船员似乎还要更早发现异常,就有一些人扑到船尾甲板上,指着那个方向,语气激烈的说着什么。

    距离太远听不太清楚,但后面古怪的阴影轮廓,却并不因为这些人的激烈反应而有什么变化。

    如果非要说有,感觉上似乎比最早发现的时候,要矮了些……偏偏具体的形状,仍然很难与任何一种航海船舶联系起来。

    在墨水居高临下的直播镜头里,货船上人们的慌张反应一览无余。

    那感觉,就像是遇到了传说中的海盗……甚至于幽灵船。

    近海区域,至于么?

    “别这样啊,看得老子都紧张起来了!”

    “有没有发现,好像变小了……”

    “在隐形?”

    “靠,说点正常的吧!”

    直播间里七嘴八舌的时候,货船上的船员更绝,直接调出了与造船厂那边同款的高功率探照灯,对着后方一阵狂扫。

    第一波在调整的时候,好像就扫到了,还有隐约的反光。可等到光束稳定下来,再锁定刚才位置,夜幕阴云之下,却已是一片空无。

    “闹鬼了?”

    “不是沉了吧!”

    和直播间里的猜测和讨论不同,船尾上那几个人之间明显起了争执,好像也是在争论那究竟是个什么玩意儿,就是情绪化更严重一些。

    也在这时候,货轮又加速了,由于超负荷的缘故,船体都发出了明显的颤动噪声,不像此前那么稳定。

    船尾的争吵更激烈,有人甚至回手指着墨水,对自己的同伴大发雷霆……原来他们一直都知道墨水的存在,但直播间的观众,实在不知道这里面究竟是怎样的逻辑

    大概这种看上去非常荒诞的场面,在墨水眼中颇为无趣,所以这小东西在天线上跳了一下,转了个方向,镜头把货船的前半部分纳入进来。

    这一转不打紧,直播间里当即喷出了大量“我靠”字样。

    因为这时候,镜头对准……或者说对准镜头的,竟然是黑洞洞的枪口!

    镜头所指的船体中部货舱区域,不知何时,出现了六、七位穿戴外骨骼装甲,武装到牙齿的战斗人员。

    其中一个,正将其配带的机载步枪对准这边,并没有激发,不知道是在瞄准还是犹豫。

    一秒钟后,旁边另一个人,做出明显的阻拦动作,但举枪的那位,控得极稳,即便劝阻那人动作幅度加大,也没能把枪口压下去。

    “快飞啊!”

    “别动!”

    “别刺激对面!”

    直播间里提醒遍地,意见乱飞,但对一只乌鸦来说,又有什么意义?

    反正,墨水并没有动,仍以镜头对准那几个武装人员,甚至还有调整焦距的行为,捕捉到一些对方外骨骼装甲上的细节。

    对方最终也没有扣下扳机。

    未必是因为自控力和同伴的劝阻,因为此时,货轮上分明亮起了刺眼的警戒红光,还有后甲板上某些人声嘶力竭的配合:

    “下面,下面!”

    “右侧舷!”

    后甲板上那些人,似乎真的发现了什么, 都往右边船舷挤,探着头往海里看。高功率的探照灯也往侧方海面上打过去,也不知发现什么没有。

    那几名武装人员,再顾不得墨水,纷纷往右侧舷去,但刚刚举枪那个,还有劝阻他的,却是几个纵跳,扑向了货轮的最前端。

    也在这时候,高功率探照灯的光束,也切过了侧舷的海面,指向正前方。

    光束撕裂黑暗,摆荡中扫到了船体侧前方,某个不同于正常海面的轮廓。好像还在逐渐放大……不,是浮起来。

    “潜艇?”

    “浮岛?”

    “假山……”

    “神特么假山。”

    “假山”弹幕,是钟曼输入的。她也知道,这个概念在当下情境中挺荒唐。可凭她多年的造型艺术直觉,就觉得那边还是更像一座由零碎石材依皴合势、颇有些造型之美的假山……

    慢慢从海底升起来。

    但是仅相隔了数秒,随着探照灯的光束锁定,海面上的能见度提升,对面的轮廓越发清晰。甚至能够见到一些结构细节,钟曼的面部神经就开始了错乱式的抽搐:

    山,确实是山。

    可去特么的零碎石材、见了鬼的依皴合势——那些支立交错、带着锐利边角的构造物,哪是什么石块,分明就是层层叠叠、乃至于挤压夯实的骨头。

    没错的,那根本就是一座从海底慢慢升腾而起,仍然鼓荡海水的白骨山丘。在高功率的探照灯照射下,上面似乎还跳跃着惨白的磷火。

    “妈耶!”

    “你妹啊!”

    “眼瞎了,san值狂掉!”

    “诸天神佛护体!”

    “这特么难道就是见鬼的魔幻现实主义?”

    直播间里惨叫连连,货船那边只有更甚。

    射到白骨山丘的探照灯,骤然熄灭。

    几乎与之同步,甲板上层建筑灯光全灭,后甲板上的人员,全进到舱室中,整片区域寂静若死,整艘货船,除了侧舷和前端的武装人员,再没有半个人影。

    只有警报的红光,还在倔强闪烁。

    显然这是一种防御性措施。

    不过,这样的场景和光影效果,落在墨水的镜头里,其实更加恐怖。

    货轮还在行驶中,与白骨山丘的距离快速接近,似乎要撞上,又好像会从侧舷擦过去。

    这种距离下,虽无探照光束,感觉上也越来越清晰。

    也不知道是不是从海底升起来的缘故,白骨山丘上的海水,都还存在着某种惯性,在深浅大小不一的骨隙间穿行流动。

    特别是在黑暗和警戒灯的同时加持下,隐约还透着深沉的血色。

    等等,是光,还是血?

    不知有多少人,在这一刻屏住了呼吸。

    也正是这种妖异而反常的寂静里,墨水摄影镜头携带的收音设备,捕捉到了某个失控的调子:

    “罗先生,罗教授!

    “我们这批货是往外运的,你给的期限还有二十四小时!

    “你之前没说过不可以,你不能不教而诛呜呜呜……”

    好像是有人情绪失控,扑到临窗哪个位置,大声叫嚷,又被人捂着嘴巴按了回去。

    警戒灯还在闪烁,扑在船舷那几位武装人员的外骨骼装甲上,流动的光波,倒让那几位显得僵硬如死人一般。

    也在此时,海面上似乎有人声响起,顺着海风飘过来: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