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吟游刺杀录    第六百九十二章 帝国的问罪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作为大陆上最强大的帝国,没有任何道理被摆了一道之后,就忍气吞声了。不然岂不是人人都能骑到他们头上了?只不过船大不好掉头,他们需要先处理一堆破事,楼保勒国也不是一般小国,也需要做一些前期准备。

    庆幸的是这一次抢人行动并没有引起世界关注,事发地点在帝**事基地,没有外人,没有平民,又都是顶级强者来去无影,楼保勒国也没有到处宣传的习惯,总算给帝国人保住了面子。

    但只要过不了多久,楼保勒国内的技术突飞猛进,结合凯文在牛头人国的搞事行为,很容易联想到什么。而且这种突飞猛进绝非一般,连续突破好几个技术难题,从理论到实践都有,这在内行眼中看来,实在不像是自己研发出来的样子,更像是抄到了答案。

    而要说眼下谁有答案,自然只有帝国人。当然这没有证据,但有时候仅仅是怀疑就已经足够了。这势必会让帝国的威严略微下降,也让楼保勒国名声渐起。同时,仔细分析一些公开情报,会明显发现一个显眼的名字——凯文·因缺思厅。

    这次事件过后,凯文的名字在各国的情报本子上,威胁程度显著提升。并特别标明,如果凯文来到我国,那必须马上保护本国的地标建筑,保护本国的文化和宗教,保护本国的空气等等。

    不过由于杀手市场被搅乱了,特别是凯文的价格根本就不一致。眼下如果要杀凯文,只能派遣自己培养的杀手了。各国中要说最憎恨凯文的,应该当属帝国人了。和帝国作对这么多次,还活蹦乱跳的人,简直就是帝国的耻辱。

    大约又过了两天,帝国方面终于有了动作。也是先礼后兵的套路,第一步先来谈谈。派出驻楼保勒国的大使与楼保勒国高层进行闭门会议,由于涉及亡灵巫师,自然不会对外宣传。

    这位帝国大使还特别邀请凯文也参加,并表示帝国有话要和凯文说。凯文欣然前往,走之前,国内的官员都让凯文态度好一点,毕竟这次其实是我们占了点便宜。目前也不是和帝国翻脸的时候。凯文表示了解。

    会议室内,总共只有五个人,帝国大使一个,凯文一个,赛因一个,以及两个记录员。帝国大使还在干等,不停的看着时间,还以为有什么高官要来。

    “不好意思,时间已经到了,可以开始了。”凯文提醒对方。

    “就你们两个?”帝国大使面有怒色,“没有其他的高官过来吗?”

    “其实我的官职也不算低了,”凯文干笑两声,“而且你特别要求我过来,我也过来了,帝国方面有什么话要和我说?”

    “就你们两个来开会吗?这简直就是藐视我们!”帝国大使不免拔高音量。

    凯文不由安抚:“楼保勒国讲究对等接待,你看你是搞事的,我也是搞事的,我们两个是对等的……”

    “我不搞事!”帝国大使急忙辩解。

    “你这就……”赛因不由摇头,“这里是闭门会议,实在点。”

    凯文拉回话题:“我们两个的身份也不算低,而且本次事件基本上都是我们整出来的,找我们也挺合适。”

    “你们那个抓来的亡灵巫师呢?”帝国大使突然问。

    “忙着呢。”赛因回答。

    “那其他高层呢?圣阶呢?”帝国大使再问。

    “忙着呢,”凯文也说,“就我们两个比较闲,过来陪你开会。”

    “你们两个能在多大的程度上做主?”帝国大使表示怀疑。

    “我们既然来了,那就可以做主。如果不能,也会继续回报上去,你不用担心。”凯文回答。

    赛因补充一句:“而且上面也关照过我们,让我们客气一点,毕竟已经占了便宜了。”

    帝国大使:“……”

    “行吧,”帝国大使也没办法,掏出一叠文件,“首先关于赔偿问题,我们可以给你列出一个清单来。你们闯入我们军事基地,击伤我们的军事高官,破坏我们的基地设施,这件事情你们承认吧?”

    凯文和赛因对视一眼:“眼下是闭门会议,可以承认。不过出了这门,我就不知道了。”

    赛因也接口:“毕竟我们打了人,赔点医药费也是应该的。说吧,要多少?”

    凯文却急忙制止:“停。还是不要在这种细枝末节上计较了,帝国也不缺这点医药费。亡灵巫师这种事情也没法公布出来,也没什么面子不面子的问题。眼下闭门会议,大家说话直白点吧,你们到底要什么?”

    帝国大使合上本子,沉默片刻,认真开口:“我们要你们停止发展十年!”

    凯文和赛因不由愣了一下,一时间倒是没能接上话。

    帝国大使接着说:“停止发展也不是什么大事,在我观察看来,你们的社会发展也太快,目前也有撕裂的风险,正好停下来整合整合。你们的网络从最初的鹦鹉传讯,到水晶球互照射,眼下又要开发幽魂传讯,跨步太大,社会矛盾也会进一步加剧。”

    凯文笑了笑:“帝国人是惧怕我们发展么?”

    “帝国从不惧怕任何东西。”帝国大使傲然回答。

    “那你不让我们发展,难道是为了我们好?”赛因摊手。

    帝国大使平静的看着他们两个,然后笑了笑:“将有威胁性的东西扼杀在萌芽之中,这也是很平常的做法。我们也不是要你们的命,只是让你们待在你们应该待在的位置上。必须承认一点,楼保勒国确实是有一些潜力的国家,但若说让帝国惧怕?呵呵,未免过于自负。”

    赛因脸色逐渐难看,凯文察觉到他的情绪变化,急忙摆摆手:“理解理解。那么作为有潜力的国家,发挥自己的潜力,然后超越你们也是很平常的做法。我们也不是要你们的命,只是让你们待在你们应该待在的位置上。”

    帝国大使嘴角抽动两下,随即哈哈大笑:“哈哈哈……”

    “大使先生,”凯文接着说,“楼保勒国的发展是国策,这不是你我能决定的了的。”

    “我其实早已通过书面形式,将我们的要求呈递给了贵国高层。事情都是人决定的,你们大可以继续在实验室研究你们的东西,这个也没人能阻止你们。我只是要你们不要普及而已。”大使回答。

    赛因恍然大悟:“你早就呈递了?这就难怪派我们两个来和你谈了。”

    一阵沉默,帝国大使转头看看两个记录员,连记录员也似笑非笑的看着他,等他说话。

    “这么说,就是没得谈了?”帝国大使摊手。

    凯文想了想,也不想搞的太僵,换个说法:“其实你们应该明白,一家独大意味着垄断,垄断之后则必然开始求稳,没有创新,发展也就此停止。从整个智慧生物群体的角度,这其实是悲哀的事情。帝国也是一样,如果我们之间可以良性竞争,对双方都有好处。”

    “不要和我说这些,”帝国大使摇头,“什么是良性?什么是恶性?谁来定义良和恶?靠道德标准么?我让你们不发展是恶性竞争?那你们跑我们军事基地,绑走我们的技术员就是良性竞争?”

    赛因终于忍不住反驳:“我澄清一点,无声是自愿跟我们走的。最开始也是他发出的消息。他甚至为了跟我们走,变成了美女!”

    “他是被我们囚禁的!但他是罪犯!邪恶的亡灵巫师!他当然希望越狱了。而你们是跑来劫狱!”大使再反驳。

    “可你刚刚还说他是技术员!”赛因嚎叫。

    “技术员兼任罪犯!”大使也大喊。

    “好了好了……”凯文不得不打圆场,“这个吵不出结果,只会破坏心情。换个话题吧,大使也在楼保勒国待了挺久的,有什么别的要聊的吗?”

    帝国大使沉默片刻:“我不怎么出门。”

    “哦,原来是宅男?”赛因突然高兴起来,“上网吗?打游戏吗?有没有一些……好的网站,介绍一下?”

    帝国大使:“……”

    “或者我给你介绍也行啊。”赛因笑着。

    帝国人沉默良久,看看边上两个记录员:“这个……这个也会被记录的吧?不太好吧?”

    “哦~那会后,我们交流?”赛因表示理解。

    然后又是一阵沉默,气氛变得有些怪异。不过经过赛因这几句话,帝国大使原本盛气凌人的态度缓和了不少,甚至显得熟络起来。

    “唉!”大使叹了口气,“我其实也就一个传话的,在这里也住了很多年,你们不要对我个人有什么意见。”

    “了解了解,”凯文笑了笑,“你也不只是传话的,也是搞事的,同行嘛。哈哈哈……”

    “哈哈哈……”大使也笑了,“没你厉害。”

    “客气客气。”

    “不过凯文,也给你一个忠告。你目前已经被帝国列为a级危险分子,如果在海外遇到,必杀。”

    凯文并不在意:“a级?总共几级?有s级吗?”

    “a级就是最高了,这是一个威胁程度的评估,代表你极具威胁。a级可以调动圣阶来抹除威胁。举个例子吧,当初狗头人那边的棉被勇者,其威胁度好像也只有c。”

    “这评估感觉不太靠谱啊,”凯文摇摇头,“我最近都没怎么杀过人,怎么就这么高威胁度?”

    “或许,真是因为你不怎么杀人,威胁度才高的吧?”大使只是随口回答。

    “你把这些告诉我没有问题吗?”凯文奇怪。

    “没什么,你们的情报部门也早晚能查到。再说,如果你因此吓得缩在国内,那目的也达到了。”帝国大使回答。

    “短期内我确实不准备出国,很多技术还得消化一下,”凯文也实话实说,“但如果我在国内,那可能会是你倒霉。因为我搞事,可能会影响你搞事。”

    帝国大使:“……”

    赛因干咳两声:“我们还是拉回话题吧,关于发展问题,这个没得商量。但是关于医药费我们可以赔偿,以及好的网站我可以分享一些。凯文?你看看还有什么要补充的?”

    “没什么了。”凯文回答,随即不由吐槽一句,“以前还没意识到,原来闭门会议还可以用来交流好的网站。哈哈……难怪要闭门啊。”

    “那我最后也代表帝国说两句,”帝国大使倒是严肃下来,“事实上真的比发展,帝国也不会惧怕。知道帝国为什么是帝国么?好的环境,吸引更多的强者,强者越多,相互交流越多,也会越强,环境也会更好。即便是同阶,大国的强者和小国的强者也不是一个档次,而帝国就是最大的国。”

    “这才是良性循环,所有试图变强的人都会来帝国求学,进而成为帝国的一部分。求学者越多,则帝国越强。”

    凯文笑了笑:“但这只是顺风局。求学者只是为自己变强而来,不是为了帝国而来。一旦风向变化,他们也许就会离去。帝国能保证十年百年都是顺风么?”

    “强者本就是随着风向而动,贵国也是一样的。”帝国大使也笑了笑。

    “这么说倒也不能完全否认,那你觉得我们国内的那些圣阶,究竟是为什么还留在我们国内呢?”凯文反问,“不会是帝国要不起吧?”

    帝国大使一时间倒是答不上来,但脸色还是略显不屑。

    “强者弱者,本身就没有绝对的。而所谓的强者和弱者,其个体实力的差距其实没有想象中的这么大,特别是从综合能力的角度出发。我在牛头人国教再蠢的牛头人,他们依然能学会三角函数。有的人不能打,但他依然通过不断的努力,最后被评为了a级。”凯文一本正经的教育道。

    帝国大使:“……”

    “放眼天下,弱者多还是强者多?那几十亿的弱者才是力量的源泉,有足够庞大的数量,保证了活力和多样性,他们欠缺的是契机,欠缺的是个人的努力和历史的进程。能把这些人扶起来,那才是文明的进步,发展的方向。仅仅试图吸收别人的人才而壮大自身,格局太小。”

    帝国大使:“你这是在教帝国做事?”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