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纯阳武神    第七百二十章 放逐,赤皇有愧!(求订阅,求月票)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明**帝!风河大帝!

    两位大帝,还有他们身上垂落的皇道气息,赤玄六人心神战栗,哪怕只是注目,他们也感到肌体快裂开了。

    “你们还执迷不悟!”苏乞年语气很冷,“这么多年来,你们助纣为虐,虽然不是直接动手,但身上也同样沾满了同族的鲜血,你们难道不感到羞愧吗?这样污秽的力量,你们也能坦然受之,你们有何颜面,面对赤家历代战死的先贤。”

    “无需多言,事已至此,已经难以挽回。”

    到了这一刻,那位玄王反而平静了下来,他看向苏乞年,如赤铜浇铸的肌体,现在看,该是鲜血浇铸而成,他淡淡道:“我们没有料到这样的结局,但你们接下来的路,也不会好走,尤其是你,年轻的锁天战王,你才是最大的异数,所有的异数,都要永绝于世。”

    “废话!”

    明**帝冷斥道,听不下去了,一只手直接盖落下去,恐怖的帝威弥漫,伴着神农鼎垂落的皇道气息,赤玄六人连一丝反抗的机会都没有,就被拍成齑粉,消散成虚无。

    “死不悔改,那就去死。”

    明**帝语气冷冽,根本不想听这些人说话,作为赤光大帝的拥护者,这六名赤家镇魔使的罪孽,也罄竹难书,赤光大帝已经上路,这些追随者也要追随左右才是。

    这一天,对于魔窟,乃至对于整个五荒大地而言,都极不平凡。

    不仅仅是五大人皇传承针对魔窟出手,也因为那第四刑天手持赤皇鼎,降临赤家祖地,掀动了无边波澜。

    当世赤帝被击毙了!

    不是陨落在异族的手中,而是疑似第四刑天的强者,那周身弥漫的皇道气息,令一些老怪物在怀疑,那第四刑天的躯壳之下,到底驾驭的,是哪一位古代强者的战魂。

    甚至他们怀疑,那就是赤皇的战魂,以某种他们难以理解的方式,短暂归来了。

    至于常驻,那是不可能的,哪怕是人皇这样的至高强者,也有陨落的一天,很多无上传承迫切想要知道,这一天南荒极南之地,那九十九处镇压之地之一的魔窟中,到底发生了什么。

    当一切尘埃落定,已经入夜,荒莽的明月高悬,如山岳一般巍峨,悬挂在天边,一则又一则消息,如同飓风一般,以各种不计消耗的方式,传遍了五荒大地。

    “人皇赤家堕落,魔窟成了藏污纳垢之地!”

    “光明之下有血土,众多炼药师以同族为器皿,进行血脉衍化的推演,甚至尝试超越种族的血脉交融,诞生了无数异类。”

    “罄竹难书,人皇共愤,这与南海敖家一样恶劣,人皇世家堕落,这人间,到底哪里还有清宁之地。”

    这是最先传出的消息,令五荒大地剧震,无数人愤怒,曝露出的光明血土,从魔窟中浮盈而起,甚至被人以灵石留影,留下了铁证,这绝非是一年两年,所能够造就的杀孽,甚至不是百年,乃至千年的积累。

    而今的人间,连人皇世家都不能相信了吗?

    很多人这样问自己,这实在是一种悲哀,在这乱世,在这星空族会开启的当口,突然得到这样的消息,无疑令众人心生摇曳,整个五荒大地,人心都一片震荡,难以平复。

    很快,第二则消息又传了出来,相比于第一则消息,这第二则消息伴随着的,还有帝陨与王陨异象,瓢泼的血雨,几乎挤满了整个南荒的天空。

    “赤光大帝与当世赤帝,分别被击毙在九重魔窟与赤家祖地,出手的是战皇殿第四刑天。”

    “第四刑天手持赤皇鼎,令其彻底复苏,有人怀疑,第四刑天被借用了帝身,出手的,乃是赤皇战魂。”

    “有人照见一口黄泥祭坛,疑似赤皇战魂,就是以此古器召唤归来,短暂驻留,赤皇出手,亲自肃清族内堕落者,连毙两位后辈大帝,出手毫不容情。”

    这第二则消息,值得深思的东西太多,还有黄泥祭坛这样的不祥古器,有传闻,入夜之前,赤家祖地就血流成河,第四刑天很强势,除了当世赤帝之外,还有几位赤家王者,以及数十位赤家神圣,全都被清算,尽数击毙。

    对于人皇赤家而言,这近乎是毁灭性的,但念及是赤皇归来,亲自出手,清理族户,人们又多了几分理解,赤皇无言,痛心与谁说,只能以这样的手段,为赤家还活着的人,开辟一条生路与净土,否则在这样的乱世之中,人言可畏,或许比霜刀雪剑还要可怕。

    第三则消息,更多的是一种猜测,但同样令不少人露出沉吟之色。

    “补天宫内,有一块近古奇石复苏,镇入了魔窟之中,止住了被人皇兵器征伐破碎的天宇,重新镇压了魔窟中的躁动。”

    “传闻赤皇就曾在这块奇石下悟道,参悟光明,能够镇压破碎的魔窟,可见其确有无穷伟力。”

    这顿时令五荒大地不少人心动,赤皇都要参悟的传承,这就是赤家光明之火的由来吗?即便这么多年来,补天宫内,再没有听说有人能够从这块奇石上参悟出什么,但既然其现在生出异变,很多人的心,也随之躁动了起来。

    除此之外,更多的人,将矛头指向了南荒万药宫,天下药师五方圣地,南荒万药宫,北荒先天领,西荒元草殿,东荒毒龙涧,以及大荒神农山,其中,专注于血脉衍化的,恰是南荒万药宫,而曾提出九极蜕变之路的,也是南荒万药宫的莲空圣者。

    在第一则消息席卷五荒大地之时,就有强者多次试探,发现南荒万药宫,一些炼药师失去了踪迹,种种迹象都指向了魔窟,这些消失的炼药师,正是去往了魔窟之中,在那光明血土浮现之前,就已经被年轻的锁天战王全部镇杀。

    那么,那片光明血土,就与南荒万药宫脱不开干系,有多少人参与,又有多少人知情,是否还有遗漏的堕落者潜藏其中,这都是接下来要探寻清楚的,至少现在,南荒万药宫外,已经人山人海,诸强困锁万药宫,不允许有人进出,要等待战皇殿肃清堕落者,才能够解封。

    现在再看,有人提出,九极蜕变之路的出世,是否也有端倪,这是要堂而皇之地为赤家搜集无上宝血吗,这其中有多少算计与谋划,都要一一理清。

    九重魔窟。

    入夜之后的魔窟,比过往更多了几分光明,隐隐映照出这片亿万里焦土的天穹,星光璀璨,明月高悬,漫长岁月的殷红天地,在今日更多了几分生机。

    第四刑天归来了,手中托着赤皇鼎,看上去有些疲惫,不过苏乞年几人却看得出来,或许更多的,这是一种心绪的低落与沉重,子孙后辈如此,作为先祖,如何能够释怀,哪怕身为人皇,也无法庇护子孙千秋万世,遑论赤光大帝等人的罪孽,实在太深重了。

    “拜见赤皇!”

    苏乞年几人齐齐躬身一拜,对于这位近古的人皇,他们还是要给予足够的礼敬,这是一位为人族战死的皇者,功绩震古今,但而今却要以这样的方式来到现世,很快又要离去。

    第四刑天体内,赤皇迈步而出,他朝着苏乞年几人微微颔首,一头赤发晶莹,看上去十分英武,不过脸上却有着几分萧索,子孙后辈不争气,甚至堕落,虽不说叛族,但也与异族有所勾结,身为先祖,以这样的方式短暂回归,实在是不光彩。

    “赤家,放逐星空界关。”

    赤皇语气低沉,却清晰可闻,但就算是苏乞年,也心神一震,放逐与驻守,是两种截然不同的意义,驻守拥有更多的自主,虽不像一些磨砺者,随时可以离去,但也常有轮守,可以回归故土,进行休整,但放逐就不同,不可擅离,没有休整,更像是一种罪身。

    “赤皇前辈。”

    明**帝想要说些什么,却见赤皇摆摆手,这一决断不容更改,在其看来,赤皇已经击毙了赤家的众多堕落者,残存的赤家,更多的是无辜者,并未参与其中,这些人还有未来,若是放逐星空界关,生死间行走乃是常态,这些剩下的赤家人,随着时月的流逝,尤其是这乱世里,稍有不慎,就算是灭族也不是没有可能。

    下一刻,赤皇手中托着的赤皇鼎飞起,落入第四刑天手中,并朝着他点点头,这是将赤皇鼎,交托给战皇殿掌管,剩下的赤家人,失去了赤皇鼎,除了拥有至高的人皇经文之外,与寻常无上传承,已经相差无几。

    最后,赤皇看向苏乞年。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