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锁龙人    第十九章尽快行动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啊弘拼命保护师弟张晓生,张晓生因为中了尸毒,动弹不得。那腐尸由坚不可摧,攻势势如破竹。就在啊弘快要不支时,木青冥及时赶到,救下了两个弟子。同时腐尸再次发动猛攻,木青冥也发现这腐尸与其他的尸变不同,颇有头脑,进攻也不只靠蛮力,似乎有人在暗中控制。引出来木青冥正好用这腐尸,来试一试自己的新力量,三下五除二就解决了腐尸,取得了腐肉。还未来得及细查,这山洞之外,已经蛰伏许久的长生道教徒,正欲悄然离开。原来此地,又是长生道数百年前,就为今日大计暗藏下的养尸地。】

    山洞中凭空刮起的乱风,气流疾射。

    那风中四溢的腐臭味中,散发着血腥。

    木青冥烧毁腐尸手臂的那把火已经熄灭,黑暗再次涌来,但是山洞中阴冷顿减,已经不再阴森森,冷冰冰的了。

    断臂的腐尸急忙踮着脚尖,向后一个滑行,借力退到了距离木青冥三丈之外的地方。

    原本在黑暗中蕴含着凶光的双眼,不再充满杀气。

    它看向木青冥时,眼中总有惊恐和畏惧。

    这个甲尸,身前也是征战猛将。刀斧下不眨眼,刀光剑影中不发抖的人。如今,却面对木青冥,眼露恐惧。

    虽说尸变的腐尸,算不上人类,但是也保留着生物的本能,害怕不自然的就流露了出来。

    面对木青冥,想跑的念头,已经在这具腐尸脑中孕育而生。

    那一双断了的手臂伤口上,还在不断的滴出点点乌黑的血滴。可因为身躯特殊,倒也不像人类一样的血流如注,只是小滴小滴的往下滴。

    而且那伤口,在这么短的时间里,已经出现了愈合现象。

    木青冥把这具甲尸的另一只完整的手臂,收入自己的袖里乾坤中。腐肉到手的木青冥,转头一瞥,看到了不远处地上的另一只手臂,已经全部化为了灰烬。心中窃喜之余也暗暗感叹:往日我用此术,效果也没有这么好,最多能烧毁目标皮肉,也需要不少时间。如今这魔气转变,倒是连尸变骨骸也能瞬间化为齑粉了。

    一念闪过,木青冥心中暗喜不减反增,嘴角不由得上扬。

    不知不觉间,木青冥对自己奶奶的恨意,也没有那么重了。

    毕竟,当年要是没有他奶奶把魔气摄入还是胎儿的他体内,也没有今天的木青冥。

    就在这电光火石间,对面的甲尸又退后一步。

    对木青冥的恐惧,不减反增。

    “啊弘,照顾好你师弟。”木青冥抬手,慢条斯理的卷着手袖。

    刚才那甲尸断臂之时,险些甩了些尸血在他长衫上,不小心可不行。

    倒不是木青冥矫情,只是这衣服,是今早墨寒才给他换上的干净新衣服。这还没穿过几个时辰呢,要是就因为一个小小的甲尸就弄脏了,木青冥回家只怕有得挨墨寒数落了。

    免不了又是墨寒在他耳边一阵的喋喋不休。

    为了不被妻子数落,木青冥还是把袖口都卷到了臂弯处,下摆提起塞进了裤腰带里,这才踏前一步。

    右手肌肤上,泛起一道青色的真炁,把他的上臂严严实实的包裹在其中。

    木青冥还想试一试,刚才那一招。毕竟机会难得,看看在实战中效果如何,也不是不行。

    手臂上的青色真炁,在暗中闪烁着耀眼的光芒。

    那光芒让对面的腐尸,更是畏惧。以至于木青冥踏前一步,它就后退一步。

    一步一滴血,在木青冥和腐尸之间,慢慢的洒下了两条血印。

    木青冥也不急于出手,缓步徐行向前,慢慢地拉进距离。

    他像极了一只正在兴致勃勃,玩弄猎物的老猫,打算看着眼前的猎物,怎么被一步步逼上绝路一样。

    腐尸退后十几步,忽然后背撞上了石壁,已经退无可退。

    木青冥不再戏弄它,一个箭步冲上前去。

    不等这腐尸向左或是向右逃离,木青冥已经欺身而进。

    木青冥太快了,快得让那腐尸,连反应的时间都没有。

    而木青冥身形一动,带起的道道劲风尾随而至,朝着腐尸迎面撞去。

    只是靠劲风中产生的力道,也把那腐尸压在了角落里,动弹不得。连拔腿一下,都做不到。

    不只是那腐尸,就是远处的啊弘,也看得一愣。

    在实战中,不知不觉间,木青冥的修行又上了一层楼。

    看得啊弘大开眼界之余,也暗暗‘幸灾乐祸’道:我师弟晕得真不是时候,这么精彩的大戏都没能亲眼看看,可惜了可惜。

    想着就伸手在给还双目紧闭的张晓生,搭了搭脉。现在的张晓生,倒是脉象平稳了。脸上的苍白已经褪去,恢复了血色。

    看来药效起作用了。

    啊弘也就放心了,转头过来,目不转睛的盯着黑暗中的木青冥,要看看师父怎么收拾这腐尸的。

    只见木青冥二话不说,右手打出一掌,携强劲疾风的这一掌,不偏不倚的正中腐尸胸口。

    那腐尸身后石壁,顿时裂纹毕现。

    道道裂纹向着四面八方,快速延伸,越来越长,越来越开。

    木青冥随即拔手,掌心离开了腐尸身体的那一瞬间,手上真炁已经全部快速注入了腐尸体内。

    那腐尸,口鼻之中,登时青光直冒。照得它是一脸青绿,也照亮了它脸上的惊恐。

    木青冥脚尖蹬地,身子微微向后倾斜,倒飞出去。

    一转眼,已经倒飞出一丈的木青冥,看到了那腐尸体内烈焰腾起,口鼻之中火焰喷吐。

    待他站定时,整个腐尸已经浑身起火。

    体内的那些火焰已经穿透了腐尸坚固的皮肉,从伤口处腾腾升起,迅速蔓延开,瞬间就把那腐尸,严严实实的包裹在了火浪之中。

    山洞中的黑暗,再次被火光驱散。

    炎风热浪,道道翻滚。

    身披烈焰的甲尸踉踉跄跄的向前走了两步,原本坚硬的腿关节,已经在这两步路的时间里,被硬生生的烧断。

    那甲尸跪在了木青冥的面前,任由火焰披在身上,焚烧着它的皮肉骨血,而丝毫没有办法。

    这山洞中热闹山洞外,就没有那么热闹了。

    寂静的山丘上,草木间,一点虫鸣鸟叫声都没有。

    整个山丘上,寂静无声。

    一个头上带着一顶,帽檐已经开裂的草帽的男子,站在高得及腰的草丛中,注视着不远处黄草丛后,山洞的狭小入口。

    离的很远,而且洞口后和山洞间,还有一股曲折的洞道,男子都能感知到,山洞中翻滚的热浪,和波动的真炁。

    他抬手用拇指,扶着帽檐,把草帽往上微微一抬,露出了一双蕴含着冰冷目光的双眼。

    那眼中,还洋溢着点点兴奋和激动。

    此人正是如今刘洋的左膀右臂,长生道的二把手陈善。

    这个邪人之所以出现在此,是因为刘洋给了他一个任务。

    为了实现长生道的大业,刘洋让他到此,来取走长生道先人,养在这里的甲尸。

    没错,那山洞中沉睡了许久的甲尸,就是长生道过去暗中豢养的。

    不曾想,倒是让木青冥的两个弟子,给捷足先登了。

    张晓生也是误打误撞而来,他根本不知道这里的甲尸,是长生道豢养的。只是听以前盗墓那些土行孙前辈们说过,这里是一处养尸地,这才来的。

    不凑巧的撞上了长生道豢养的腐尸,还是一具皮坚肉硬的甲尸。

    更不巧的时,他们怎么也没有想到,前脚才进去山洞,这长生道邪人后脚就跟了上来。

    陈善本想立马上前,收拾了木青冥的这两个徒弟,又怕这样会激怒了木青冥,让对方顺藤摸瓜,找到他们现在的总坛。

    稍一沉吟,陈善计上心头。既然这里有一尸变的尸体,不如来个借刀杀人。

    这样就不会留下任何的痕迹。

    后面的事情,就是那腐尸活了过来,一顿猛攻,让张晓生深陷危险,险些丧命。

    这都是陈善在外面,以长生道的邪术控制着的。

    他甚至通过邪术,与那腐尸视觉想通相连。就这样看到了木青冥的大徒弟啊弘,有什么能耐。

    也亲眼看到了张晓生,是怎么中毒,继而昏厥的。

    眼看着借刀杀人的毒计就要成功了,只要张晓生一死,陈善就要控制着这具腐尸,收拾了啊弘。

    不曾想,半路又杀出了个程咬金。木青冥忽然杀到,确实让外面的陈善大吃一惊。

    他起初还以为自己暴露了,直到木青冥不慌不忙的收拾那腐尸后,陈善才料定,自己暂时还没有暴露。至少忽然杀出的木青冥,目前还没有发现他的存在。

    可是木青冥的两个弟子也杀不了了,那腐尸更是带不回去了。

    陈善为此,咬牙切齿,恨透了木青冥。

    就因为木青冥三下五除二,就把他的计划给拆了个一干二净。让他什么目的,都达不到!

    陈善恨不得立马冲进去,和木青冥大战一场,以此来解恨解气。

    他最近修行倒是大有长进,正是如此,他才有了敢和木青冥正面交手的勇气。

    可还没来得及迈腿,陈善就已经镇定了下来。

    他仔细一想,发现自己此行也不是没有收获。

    通过甲尸的双眼,他看到了木青冥的修行又有进步的情况,还有施术的效果等等。

    这些都是长生道暂时没有掌握的情报;陈善转念一想,以其在此地和木青冥拼个你死我活,只是为了泄私愤,还不如把这些情报带回去,也能为日后长生道对付木青冥,做到知己知彼。

    想到此的陈善,悄悄地向后退去,脚步尽量的轻缓,不弄出太大的声响。

    他已经打定主意,立刻赶回西山总坛,把这些看到的一切,都告知刘洋。

    后退几步的陈善,转身离开了草木繁盛的小土丘。

    很快,他就一声不吭的走到了土丘边上道路旁。

    左右一看,陈善见前后没有来人,立马手捏法诀。

    在法诀成形的那一瞬间,他施展了一个匿迹咒,在冷风中隐去了身影。

    一个时辰后,陈善回到了西山上,顺着隐秘的入口,进入了长生道的暗道之中。

    在这昏暗的山中暗道里,陈善大步朝前,很快就在那四通八达,复杂的暗道中,轻车熟路的来到了刘洋的石室门前。

    守门的教徒,立马抬手拦住了陈善。

    陈善一把推开了他们的手,同时袖中扬起一阵阴风,吹向了沉重的石门。

    而陈善也同时对那两个守门教徒,沉声说到:“别碍事,我有事情找教主!”。

    话音落地,对面厚重的石门,已经在那道强劲的怪啸阴风中,缓缓移动。

    “什么事情?”陈善才迈步走进去,石室里坐在石桌后,翻看着手中书卷的刘洋,就不急不缓的问了一句。

    刘洋的双眼,始终盯着自己手上的书卷。

    他一脸平静,也没有责备陈善的意思。

    当陈善站到他对面,石门再次关上时,刘洋才抬眼起来,看了一眼对面额上渗出几颗热汗的陈善,缓缓问到:“甲尸呢?”。

    话才说完,刘洋又继续看起书来,并且耐心的等待着陈善,给他一个解释。

    陈善平复了一下心情,把自己为什么没能带回甲尸的前因后果,说了一遍。

    也把通过甲尸的双眼,看到木青冥的变化,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听着陈善,把事情经过都说完后的刘洋,愣神许久。

    他不知不觉间,缓缓地放下了手中书卷,满含不可思议的双眼,毫无遮拦的呈现在了陈善面前。

    陈善看着现在的刘洋,那愣神中,还暗含着惊讶的刘洋,顿感莫名其妙。

    他本以为,自己带回来了情报,是立功了的。

    不曾想,却让刘洋倍感不可思议。

    在沉默良久后,陈善又开口打断了刘洋的沉思:“教主,教主,你怎么了?”。

    此言一出,刘洋才从惊愕中,慢慢地缓过神来。嘴里却不住地小声嘀咕了一句:“真的还有这种事?”。

    这陈善所说的,木青冥一招扭断甲尸双臂,或是一把火就把甲尸烧得皮肉无存,倒是不然刘洋惊讶诧愕。

    他诧愕的是,木青冥在施术时,眼中会闪烁着青色的光芒。整个瞳孔边缘,也会溢出真炁的这一点。

    而刘洋相信陈善,对方是真的看到了此情此景,绝不会是编造什么谎言来欺骗他的。

    可正是如此,刘洋也才更是惊愕。

    缓过神来的刘洋,示意陈善先退下。

    这连句褒奖都没有,更是让陈善心中费解。但是他也不敢违抗刘洋的命令,只得行礼后,悻悻离去。

    石门再次开启,又再次关上。

    石室中,又只剩下了刘洋自己。

    回想着陈善叙述的木青冥,刘洋是越想越气愤,越想越不甘心。甚至如今的木青冥,再次勾起了他的后怕,后怕木青冥倒反成为了最终为了大业的行动,导致失败的关键。

    沉默中,刘洋思前想后,最终在咬牙切齿下,忽然做了一个决定,必须加快行动的步伐,尽快行动起来才行。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