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锁龙人    第八章自信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书接上文,上回书说到山景施展岣嵝神通进入小黑子的神识,看到了烙印在小黑子神识深处,点点滴滴的记忆,得知了一些长生道的秘密。而木青冥傍晚归家,带回了从现场拿回来的那两小块带着尸气的木板,交给了妻子墨寒,要墨寒闻气辨别一下,此船曾经运载过什么样的尸体?引出墨寒闻气辨尸,认出了那船上,确实是曾经运载过尸变的尸体。木青冥一时间,也不知道长生道要这些尸体干什么。与此同时,山景和山花赶到了木家小院,告知了木青冥长生道的秘密。】

    寒风一声长啸,吹过木家的小厨房门前,屋内锅中煮着的汤水翻滚了起来,咕噜咕噜声不绝于耳。

    汤水中阵阵飘香,引得那嘴馋的恶狡雪豹,直接坐到了炉灶边上,朝着锅那边一个劲儿的抬着头,就为了多闻几下飘香。

    它一个劲的压抑着自己想要爬灶台的冲动,一直蹲坐着。之前也不是没有爬过,但都被木青冥见一次揍一次,现如今,这恶狡雪豹,也有了规矩。

    如今肉味再香,它也只得老老实实,规规矩矩的蹲坐在灶台前。

    浓郁的肉香味儿中,墨寒把手中小木板放到了自己的鼻子下。

    很快,她就从肉香中,嗅到了木板上散发出的腐烂气息。

    哪怕就是木青冥,也难以从这木板中,嗅到腐烂气味。寻常之人,那就根本是不可能从木板中,嗅出尸体气味的。

    但墨寒的嗅觉,本就异于常人。加上修行了岣嵝神通后,随着道行不断的精进,她的嗅觉就比过去更灵敏了。

    肉香再浓郁,这木板上的腐烂气味,墨寒还是能清楚的分辨出来。

    这点自信,墨寒还是有的。

    很快,墨寒还从中嗅到了一丝丝血味,腥臭腥臭的血腥味。另外,在这难闻的血味之中,还有夹杂着一丝丝煞气的味道。

    这两种味道虽然都若有似无,淡得很,但气味中都满溢着危险的气息。令墨寒这个自从认识了木青冥后,已经是一个经历了那么多大风大浪的狐妖,都一嗅之下,不禁汗毛倒竖。现如今,那股危险的气息又引发了她还是小狐狸那时候,遇到天敌的那种瑟瑟发抖的感觉和记忆。

    一阵阵后脖颈子生凉风,后背冷意直冒。

    墨寒把木板从自己小巧玲珑的鼻子孔下移开时,眼中已有惊愕点点,慢慢地晕开。

    木青冥一见之下,心中咯噔一跳,暗暗想到:“不会是血尸吧?”。

    屋外刮起的寒风,又发出了一阵阵瘆人的长啸声。

    木青冥回来前,就因为现场出现的尸气线索,一直有些担心,担心这船上运载的就是血尸;血尸,乃是尸变之中最为危险之物,也是最恐怖的一种尸变。

    关键是,这家伙除了每月九窍大流血时,都很容易藏匿,只要不流血时,甚至没有太多的尸气会从体内溢出,似乎与睡着了的人全无差别。而且血尸的用途还真不少,可又是没一样是正道用途。

    木青冥就此想到的是,要是血尸,那麻烦真大了。

    “没错,就是你担心的血尸。”

    和木青冥心是有灵犀的墨寒,怎么会不知道一言不发的丈夫,内心暗暗想些什么?当下两人只是四目一对,墨寒便毫不犹豫的说出了她从木板尸气中嗅出的信息:“而且这血尸是有些年头了,血煞之气很重,戾气也不小的。”。

    墨寒从惊讶中渐渐地平静下来,顿了顿声,她又对惊讶不减的木青冥说到:“不过这些血煞之气,似乎是被什么东西压制着,所以泄出来的少之又少。只是凭眼力,是看不出来的。不过,这血尸确实是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

    她这话说完,木青冥也渐渐地从惊讶中缓过神来了。

    “咒术?”木青冥嘀咕了一句,沉吟起来。

    不过这是他的猜测;但细细一想,又似乎觉得不对,因为咒术会留下施术的痕迹,可他并未看到施术的痕迹残留在木板上。

    对面的墨寒缓缓地摇了摇头,轻声道:“是某种东西,不一定常见但很普通,没有什么施加任何的术和禁制,但可以压制血尸的力量和凶性。”。

    压制住血尸的如此做法,肯定是为了顺利且方便运送血尸而为的。

    寻常船家肯定是不知道这些的,这背后的黑手,定然又是长生道了。

    只是对手使用的这东西,虽然是寻常之物,没有特别指出,但也是墨寒不常接触之物,未能及时的嗅出它的气味,一时有些困惑和费解,随着话音出口,浮现眼底。

    “那也有好几种物品,可以压制血尸。比如铜器和桃木,就是其中之一。”从沉吟中缓过神来的木青冥,接过话来,道:“这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就怀疑这只船,是因为运载了此物而被灭口的。它是驶出城中后遇袭,现场也没有找到其他的货物。说明此船是卸货后出城了的。那么如果它运载着血尸,血尸现如今应该已经入城了。”。

    担忧之色,再次浮现在木青冥的眼底,只是不那么容易被察觉到而已。

    但墨寒也已经隐约感觉到了,丈夫心底暗藏着的那一丝丝担心。

    因为木青冥还不知道,这长生道要用血尸,在城中做些什么。但是,这一切有和长生道有所关联,那就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先吃饭吧,这事情也不是一时半会就能想明白的。”见他又陷入了沉吟,一言不发若有所思的样子,也一时间没有任何头绪的墨寒就这么说到。

    “此事也是急不来的,急也不能有什么头绪。”补充说着,墨寒把木板交回给木青冥后,再次走回了灶台边忙活去了。

    而木青冥则是拿着两块木板转了个身,迈着大步出门而去,前往了厨房对面,妙笔所在的那间屋子。

    日落西山,夜幕降临。

    寒风咆哮着的夜晚,星光被厚重的乌云完全覆盖,不见踪影。

    这夜里的黑暗,比往日更深。今晚虽未下雪,但空气中还是满溢着阴冷,降温还在继续,今夜的春城注定会比昨晚更冷。

    冷风游走不停的木家小院中,悬挂在环廊上的灯笼,已是统统点燃。

    寒风中不断摇摆的灯笼,在草木长青,精致小巧的院中,不停的泼洒下晃动的火光和摇曳的阴影。

    虚掩着大门的正屋中,独坐正屋内的木青冥,拿着一粒没有剥开外皮的花生,看着手边收拾干净的八仙桌上,静静地躺着的两块小木板,又陷入了沉思之中。

    专注的沉思,让他都忘了自己手上还拿着一粒没有剥开的花生。

    不一会儿后,一旁的卧房小门缓缓打开,墨寒蹑手蹑脚的走了出来,又把小门缓缓关上。尽量不弄出一点声响,以免弄醒了房内,已经熟睡了的那两个小子。

    “难道,长生道要借着血尸制造更多的尸变?”就在墨寒在木青冥身边才坐下时,木青冥忽然这么嘀咕了一句。

    “有可能吧。”墨寒随口一答,对着卧房小门捏了个手诀,施加了一道禁制,让外面的声音传不进卧房去。

    也好让自己的两个孩子,好好睡上一觉。

    “可细细一想,又觉得如果真是如此,长生道大可不必靠血尸来完成。以长生道的邪术来说,制造尸变,只需要大量的尸体,就能轻而易举的完成的。”若有所思的木青冥,基于自己对长生道的了解,缓缓分析道:“他们倒底要做什么?”。

    此话自言自语,倒也像是自己在问自己。

    他话音落地时,墨寒和木青冥几乎同时感知到四周空气,有真炁凭空而现,搅得四周空气一阵波动,也凭空生风。

    紧接着两道黑影一闪而落在他们身前,山花和山景出现在了木青冥和墨寒眼前。

    木青冥定下神来,而并未因为黑影浮现,从而感到意外的墨寒已经起身,请这两位老前辈坐下,并且给他们都倒了茶水。

    “山景叔,看来审问有结果了。”木青冥微微一笑,注视着才坐下的山景,道:“那你意念传音告知我结果便可;山高路远的,你何必又在亲自跑一趟。”。

    “人老了,更是要多动一下。”山景也笑着,对木青冥这样说到:“而且有的事情,意念传音说不明白,只能我跑一趟了。”。

    “说正事,我确实审问出了结果,不过可能对你,对我们锁龙人来说,都不是什么好结果。”顿了顿声,山景立刻就变得满脸严肃,先说了从小黑子记忆中,看到的一些事情,包括了邪兵之事,也包括了铁宝魂魄已经注入邪兵中之事。

    此事,木青冥和墨寒倒是没有多少意外。

    之前他们机缘巧合,见过铁宝的魂魄,已经得知了邪兵之事。

    不过紧接着,山景说出的事情,却让木青冥和墨寒,登时瞠目结舌。

    喝了两口茶后,山景又对木青冥说到:“少爷,还有你送来的两个长生道的眼线中,有一人在日后就将负责和参与到一个行动中去。而长生道的这一个计划相当的危险,行动一旦成功,长生道就能掌握和控制一种恐怖的瘟疫。这种恐怖的瘟疫会在数日之内就传遍华夏各地,然后在瘟疫中,让多数人出现致死。几乎所有的浊胎,对此都没有任何的抵抗力,且死后尸体会很快呈现出肌肤腐烂,暴露血肉的惨状。”。

    这一切正是山景,在长生道眼线的记忆里看到的。

    在那些记忆之中,长生道已经如法炮制,制造出了一两百具,因为这种瘟疫而死的尸体了。

    山景随之也把此事,如实告知了木青冥。

    待山景把所有事情都娓娓道出后,墨寒和木青冥微微圆睁开的双眼中,再次惊讶毕现。

    “山景叔,这倒底是个什么瘟疫,这么厉害?”墨寒惊讶之余,脱口问到。

    瘟疫,有着常人羡慕的寿命的他们,都在过去的数百年内或多或少的见过一些,可没有见过几日就传遍各地的瘟疫。说起来,山景提供的这个消息,乍看之下,就像是天方夜谭。

    毕竟如今的华夏大地,就算前朝给外国割地不少,可至今还是保留着广袤的国土,怎么可能数日就让瘟疫传遍各地?

    看着木青冥和墨寒眼中惊讶不减反增,喝了口茶润了润喉的山花,接过了山景的话来,继续说到:“这种瘟疫已经不是普通的瘟疫了,甚至超过了我们的认识。它是一种用术,来施展传播的瘟疫。寻常的治疗手段也对此没有,更何况如今的浊胎们,医疗技术落后又多年停滞不前;长生道的此行动一旦成功,浊胎们在瘟疫面前是完全无力反抗的;而我们锁龙人,也将为此孤军奋战了。”。

    话才说完,整个屋内又陷入了沉静之中。

    木青冥和墨寒闻言,一阵面面相视,可都看到了彼此脸上再次泛起的惊讶之色。

    以他们的知识和认识,并不认为瘟疫能用术来做到大规模传播。

    倒不是说,以术控制瘟疫此无先例。只是术的施展,怎么也是有范围限制的。

    华夏大地不是他们居住的小院,就几间房屋那么大小,在如此广袤的土地上施术,几天内就遍布各地,几乎就是天方异谈。

    可当他们看向山花和山景,看到了对方坚信的眼神,却也知道,这不是什么开玩笑的了。

    在两个长生道的记忆中,山景是看到了长生道通过了某种渠道,掌握了一种恐怖且威力不小的邪术。

    而这种邪术的作用,就是能让强大的瘟疫,迅速传遍各地的。

    “此事我已经上报了老爷,老爷让少爷和少奶奶,抽空回家一趟。对这个术,老爷似乎知道一些其他的事情和秘闻。”。

    沉静半晌后,山景再次开口说话,打破了屋中的沉静:“所以老爷方才传音,让我请你们二位抽空回去一趟,越快越好。”。

    此事确实事不宜迟,木青冥闻言赶忙点头应了下来,同时打算送走了山景山花,就和墨寒一起动身回家。

    事已经说完,得到的情报已经全部告诉了木青冥和墨寒,山景和山花也就不再久留,于是就起身告辞。

    不等木青冥和墨寒送别,二人就在木青冥夫妇的注视下,捏出一个手诀,凭空消失在了他们夫妇的眼前。

    “公公难道还知道一些其他的秘密?”山花和山景才离开后,墨寒就若有所思的嘀咕了一句。

    “我父亲作为族长,掌握着锁龙人很多的秘密,这不足为奇。”木青冥随口一答,随之想到的是,自己的父亲是不是从这些情报中,已经得知了长生道的这个计划,在过去也曾经有人实施过?

    若是如此,也不算是最坏的结果。

    而这些秘辛之事,向来只有族长和家中寥寥无几的几个长者知晓。

    是否就是如此,还得看父亲到底要告诉他什么。

    “墨寒。”想到此的木青冥,立马急声快语道:“事不宜迟,我们得马上起身,赶紧回去一趟。”。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