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特拉福买家俱乐部    第二百九十六章 生生不息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初生之谷】……天宫,广场。

    无数的剑痕纵横交错在这广场之上,当初魔剑姜葵的失控,让这宏伟的天宫机会被回去了大半……甚至于祖庙上的两尊伏羲与女娲的雕像,也布满了裂纹,摇摇欲醉。

    半空中, 只见空间稍稍扭曲,随后有什么东西,自那扭曲的空间之中坠落。

    扑通扑通的声音响起,几道身影直接坠入了广场之中……好久,坠落的他们都没有任何的动静。

    终于,有人动了,拖着精疲力尽的身躯, 勉强地爬起了身来。

    林峰几乎是用拖的法子, 才将自己【拖】到了黑雨的位置处……而不远处,铃儿与澹台平静,则是相互扶持着,缓缓走来。

    只见黑雨大姐坐在地上,默默地拥着一绝美的女人……胡媚。

    “她…她怎样了。”

    林峰终究是来到了她们的身边,看着黑雨怀中的女人……女人的目光,却由始至终都落在自己的身上,痴痴傻傻地,给了他那一如既往般的绝美笑容,只是略显苍白。

    只听见黑雨幽幽地道:“那种情况之下,胡媚还能将我们救出,自然是拼了命的……”

    “你们不是五色使者吗…不老不死。”林峰声音略显沙哑。

    黑雨却愣愣地道:“所以我们就不配拥有心吗。”

    小林sir不禁语塞,只见胡媚看着他,嘴唇微微动了动, 似想要说些什么……她用最后一丝的力气, 伸向了他。

    “你想说什么, 我听着。”林峰缓缓吁了口气,将耳朵凑到了胡媚的唇边。

    那气若游丝的声音, 也只是进入了他的耳中。

    “你…记起我…我来了吗……”她突然将嘴唇吻到了他的耳上,“傩公……”

    “我…”林峰郑重地道:“我从这一刻开始,会永永远远地记住你。”

    “真好……”

    一道白光,自胡媚的体内散发而出……点点的白光开始逸散,随风而去……最后,仅剩下一个小小的光团,依偎在了林峰的怀中。

    ……

    小小的光团,渐渐暗淡,最后留在了小林sir怀中的,只是一只毛茸茸的,雪白雪白的小狐狸。

    像是初生的孩子,眼睛朦胧。

    林峰下意识地将怀中的小狐狸抱紧了些,同时看向了黑雨大姐。

    “这是她选择了。”黑雨幽幽地道:“我们五色使者自人类内心深处而诞生,分别代表着人类的五种情感……最初,当她诞生的时候,就是这一个模样。至于这只小家伙,还能不能成长回来,就看你的吧。”

    “没死就好…没死就好。”小林sir呢喃着说道。

    只见怀中的小白狐仿佛受惊了似的, 一下子就睁开了双眼,确实身子哆嗦, 更用力了些挤在了他的怀里。

    黑雨大姐那阴郁的目光似有了一丝宽慰,她缓缓吁了口气,旋即便目光凌厉地看向了澹台平静。

    感受到了这道目光带来的威胁,澹台大仙不由得皱了皱眉头。

    “是你…修改了胡媚的记忆?”只见黑雨大姐此时冷声道:“用【天书】吗?”

    ——那可不是修改记忆那么简单……

    澹台平静沉默不语。

    ——看来,这个黑雨哪怕是之前持有【天书】,似乎也对【天书】的逆天功能了解不多……

    “怎么,你还打算抢吗。”澹台平静淡然道:“【天书】,还有……【地书】。”

    黑雨却摇了摇头:“没这个必要了…我已经感觉不到主人的气息,对我来说,一直以来禁锢着我的从此消失,我已经得到了我想要的。”

    澹台平静道:“可你依然还是憎恶的使者,你以后怎么办。”

    黑雨想了想道:“我恨的只有女娲,人类的仇恨对我来说可有可无……或许,从今之后,这份恨意也会慢慢消失,而我也会消失。”

    “可惜了。”澹台平静点点头道:“毕竟你的【三世书】看得不错。”

    黑雨大姐微微一笑…这应该是她在澹台平静面前第一次露出的模样,只是很快,黑雨大姐脸色便沉了下来,“你可否用【天书】或者【地书】看到,最后出现的…那东西的来历?”

    小林sir此时也抬起头来,胡媚本不应该就这样衰退到最初的模样,这一切都是因为有谁出手,将那【肉瘤】打散的缘故。

    只见澹台平静此时沉吟道:“我想,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那最后出手的家伙,应该就是【时光界主】了。”

    “时光…界主?”黑雨大姐不禁皱了皱眉头,“何人竟敢以一界之主自称,甚至还是时光?”

    澹台平静道:“你看过【天书】,应该是知道我们从何而来吧?”

    黑雨大姐点点头。

    澹台平静道:“老林,给伱科普一下,大联盟一直以来致力于开发的【遗迹】的真相。”

    小林sir愕然。

    澹台平静淡然道:“你真的把【遗迹】当做是一个副本来理解了?大错特错……因为,显存在大联盟中的【遗迹】,不管是已经发掘出来的,还是尚未出世的【遗迹】,通过它的入口,我们所进入的,都是过往的一個个时代……一个真实存在的时代。”

    “你是说……”林峰不可思议道:“我们是通过遗迹入口,回到了从前的时代?这…这怎么听着,有点像是【异天机】一样?”

    “我没见过【异天机】。”澹台平静摇摇头:“但听铃儿的提及,【异天机】显然比各大【遗迹】入口更加的先进。毕竟【异天机】可以让人有选择性地出现在未来,而【遗迹】的入口是出现的时代,是固定的……探索者,只能固定地往返,不过也胜在数量众多,基本上能够囊括每一个时代吧。”

    “这些【遗迹】,到底是怎样形成的……”林峰只感觉一阵的头大:“未来的人随意地回到从前的时代……大联盟长久以来开发了这么多遗迹,难道就不会影响后代吗?”

    “【遗迹】的开发有许多不成文的条例。”澹台平静想了想道:“基本上一些小事并不会影响到后代,探索者也尽量地不会影响遗迹时代的历史进程,因为一旦影响度过高,就会招惹到一个可怕的家伙。那个家伙就是【时光界主】,它的来历无人知道,一直做的就是约束所有的探索者……也就是你,误打误撞地进入了遗迹,才不懂的这些。基本上,【昆仑】各大圣地,都会在后辈子弟进入之前,告诉他们这些基本的规则——当然,听不听话,就是另外一回事了,总会有些头铁的家伙。”

    “时光界主……”林峰挠挠头:“大仙,你从前也见过这个时光界主吗?”

    “我说了,只有在违规的情况之下,界主才会出现。”澹台大仙没好气地道:“如果我见过它,也就意味着我曾经违规了,那么我早就寄了,怎么还会碰上你?”

    “好像也是……”林峰讪讪一笑,“可…可我们这次碰到,为什么没有…没有寄?”

    “我怎么知道。”澹台平静面无表情道。

    这模样分明就是知道了,只是不想说而已……小林sir知道自己是问不出来的了,只好叹了口气,目光下意识地看向了铃儿,却不见了铃儿。

    他目光连忙四处寻找,真的不见了铃儿。

    小林sir张了张口,却见澹台平静冷不丁地挥手一指……指着那天宫深处,女娲大神的神像。

    林峰下意识地他除了一步,却有迟疑了下来,踌躇不前。

    “你之前不是还能坦然吗,怎么到了这会儿又怂了。”澹台平静冷笑道:“有什么话自己都不敢问,还指望我给你解谜?我是按秒钟收费的,十万灵石一秒,你有多少?”

    小林sir抽了抽脸颊,“我税前工资一万七……”

    火云的物价实在太高啦,成为执法者打工一两年,根本存不了钱!

    ……

    “你真的不知道时光界主为什么不杀死我们?”

    黑雨一边安抚着怀中的小白狐,一边皱着眉头看向澹台平静……但怀中的小白狐却颇为不安似的,显得躁动。

    “按照惯例,那些违规的都会被抹杀。”澹台平静耸耸肩道:“我们没死,也就是说…还不算违规呗。”

    黑雨大姐沉吟不语,须臾,才缓缓地道:“我忽然想要去你的时代看看。”

    澹台平静摇摇头道:“从来只有我们进入遗迹,我可没听过,有谁能够从遗迹中走出来。当然,铃儿是个特例,她可不算。”

    “她到底是不是傩婆?”

    “你觉得是,那就是了。”澹台平静缓缓地道:“你觉得不是,那么谁也不是……众生无相,何必执着知道。”

    黑雨大姐顿时眯起了眼睛……真讨厌啊,这个算命神婆!

    澹台大仙此时也眯起了眼睛……真开心啊,小洛不在,自己又可以愉快地当谜语人了!

    爽!

    ……

    他还是第一次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天宫……小林sir发现,其实天宫的墙壁上,有着许多的刻画,似乎记载的是华胥一族远古时候的事情。

    只是经历过精神世界与星图的沟通之后,关于华胥的记忆,他脑子里还装了许多…只是还没有来得及去梳理。

    他没有走的很快…甚至还放满了脚步,但终究还是来到了那神像之前。

    铃儿就在这里。

    她坐在了神像下的台阶下,仰着头,默默地注视着那破碎的女娲神像……她感受到了小林sir的目光,便微微一笑,轻声道:“过来这里好吗。”

    小林sir张了张口,却是苦笑道:“我还以为,你会告诉我,让我不要过来呢。”

    他还是过去了,在铃儿的身边缓缓坐下。

    女孩却自然而然地将脑袋靠到了他的肩膀上,轻声道:“你…见过【华胥】呢?”

    “嗯……”

    “都知道了吧。”

    “嗯……”

    “对不起。”

    小林sir苦笑了声,“最后…就不用说这些了吧。”

    女孩的身体渐渐散去。

    他越来越感受不到那靠在肩膀上的重量了…失神似的只会看着前方,“我小时候,是不是很淘气?”

    “嗯……”那声音渐渐微弱,“长大了一些之后,就更加淘气了。后来姓许的说,必需将你送出去,否则不知道你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林峰怔怔地道:“老许头,究竟是不是……”

    “傩婆爱的只有傩公一个啦,她怎么会和别人……”铃儿幽幽地道:“若不是感应而生,傩婆怎会耗尽元气。”

    林峰神色一黯,有些事情他知道了……通过【华胥】。

    “我一出生,就杀死了自己的母亲啊……”他低头看着自己的双手,“说来奇怪,我好像也不是不能接受,就是…就是有些想不到东西了。”

    “所以才将你送出去啊,未来时代,华胥的血脉被压制,你越是长大,血脉就越是被禁锢……渐渐就忘了。”铃儿轻声道:“但我觉得也还好,起码你不用背负什么东西。我心想,只要你偶尔能来看看我就好了……没想到,你却好久不来了。”

    “搬家了……”

    铃儿噗哧一笑,声音更淡了,“可我后来也…也渐渐地忘记了,只剩下一些模糊的记忆,没想到最终,却又和你回到了这个时代…回到了家。”

    “是啊,兜兜转转的。”林峰下意识地低头看向了肩膀处。

    正好女孩此时也缓缓地抬起了头来,那几乎快要消失的身影,此时只剩下一个轮廓了……华胥之血的燃尽,并没有扭转,她早就已经油尽灯枯。

    仅剩下的身影轮廓往前靠近了些,那即将消失的双唇在他的脸上轻轻地扫过,似有似无……小林sir安静地坐着,呢喃着道:“素素。”

    叮铃。

    铃铛落地,自然裂开,一个小小的瓶子从里面滚了出来……那是曾经装着许多如同金平糖似的道纹的小瓶子。

    他这时候才知道流泪。

    ……

    一切都那么的宁静。

    直到一只手掌缓缓地将地上的小瓶子给捡了起来……林峰下意识地抬起了头来,“偶像,你怎么……”

    “迷路了,才找到出来的路。”小洛sir随手递出了一包纸巾。

    小林sir连忙用手掌抹了抹双眼,苦笑道:“偶像,你知不知道,发生了很多,很多事情。”

    “你要和我说吗。”小洛sir轻声问道。

    林峰却摇摇头,低声道:“我想…我想把这些故事当作是秘密。马sir说过的嘛,有故事的男人才显得有魅力,才有女人爱,不然以后碰到大场面,我就顶不住了。”

    小洛sir将裂开了的铃铛也捡了起来,随手就合好了,便扔给了他。

    林峰接过,下意识地摇了摇,叮铃铃的声音响起……好像又回到了他在沙漠之中醒来,第一次听到这声音的那个时候。

    此时,他却感觉脸颊忽然有了一抹湿润的气息,不禁伸手一抹……却摸到了一柔软之物。

    小林sir顿时惊讶不已地看着自己的手掌,只见手掌…手腕上,不知何时,竟是缠着了一条小小的白色小蛇。

    小蛇抬起头来,缓缓地吐出了红信,那金黄色的竖瞳之中,仿佛有他的倒影。

    ……

    ……

    林峰一脸古怪之色地走着…白色的小蛇一只都缠在了他的手臂之上,那种感觉像极了当初白素粘着他的时候。

    走着走着,小林sir便忽然快走了两步,走到了小洛sir的旁边,“偶像,谢谢你!”

    “谢我什么。”小洛sir好奇问道。

    “没什么了。”林峰却摇了摇头,“就是突然想要向你说句谢谢而已……对了,你会养蛇吗?还有狐狸!”

    “应该没有这方面的经历。”小洛sir随意一笑道:“不过可以去了解一下。”

    ……

    ……

    谢谢你。

    谢谢你那时候在密室之中,让我去收拾了那副骸骨。

    或许你并不知道。

    那是我的母亲。

    ################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