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机版 |求书 | 收藏本站
一世独尊    第两千一百零五章 谁还不是个天才少年! 如发现含色情、低俗、非法内容的小说,请及时举报给我们,谢谢。
    夜孤寒人狠话不多,这一剑挥出,剑光立刻就将幽兰院的夜色尽数驱除。

    而后手腕一抖,磅礴圣气注入下,一道弧光剑气横扫而去。

    剑气裹挟着茫茫剑势,夜家所有人都感到一股恐怖的气息铺面而来。

    噗呲!

    夜家的半圣最先扛不住,剑气还未靠近,一个个吐血狂飞,当场就昏死了过去。

    刚峰圣尊,还有鬼先生等人,也是震惊不已。

    这夜孤寒太不讲武德了,说打就打了,他们又惊又怒,仓促之下只能各自出手挡住这股剑气。

    砰!

    惊天巨响中,狂风呼啸,飞沙走石。

    四名圣尊还有那名鬼先生,全都被震退数十步,各自脸色都很不好看。

    本来咄咄逼人的夜家,被夜孤寒一剑逼退,对峙的双方空出一片辽阔的区域。

    白家众人如释重负,总算是可以喘口气了。

    “多谢青河……圣……大圣!”

    白家老祖率先拱手道谢,他情绪激动,差点说成了圣尊,还好圆了过来。

    “多谢青河大圣出手。”

    七羽圣君等人回过神来,连忙道谢。

    夜孤寒收剑归鞘,笑道:“别谢了,先好好疗伤吧。”

    白家圣境强者一半受到重创,白家老祖自己也不太好受,一直强撑着一口气。

    见状不在多言,纷纷往自己嘴里塞丹药。

    赶过来驰援的章家人,也纷纷松了口气,目光看向夜孤寒,眼中难掩震惊之色。

    大圣!

    夜家又出了一个大圣,还好这个大圣和刚峰老鬼不对付,不然真的没他们什么事了。

    夜家一些圣境强者,瞧见白家众人,当着他们面盘膝疗伤,当即就忍不住想要趁机出手。

    “止步。”

    夜孤寒屈指一弹,一抹剑光从指尖迸发出去,将迈出步伐的那名圣君直接击退。

    “夜孤寒,你这吃里扒外的家伙,当真要与我等为敌?”

    刚峰圣尊气的吐血,怒不可遏,指着夜孤寒的鼻子骂道。

    “吃里扒外?”

    夜孤寒看着脸色发青的刚峰圣尊,笑道:“您老看来真忘了,我当年就被你们父子两,差点逐出夜家了,何来吃里扒外之说。夜家给我的资源,说起来,连我师尊一个零头都算不上。”

    “刚才这一剑,已经还了你们夜家的情,赶紧滚吧,本圣没工夫和你们闲聊。”

    夜孤寒丰神俊朗,器宇不凡,他看似在笑,可眼眸深处都是冰冷的寒光。

    方才这一剑,他确实手下留情。

    若不然,猝不及防之下,夜家半圣当场就得全部死光。

    “就凭你一个人,要我们全部退走?”

    刚峰圣尊面露不屑,眼中尽是嘲弄之色。

    他对夜千羽很忌惮,那是因为对方修为是大圣之巅,一旦出手可轻松碾压。

    他号称老祖,两千多岁的寿元,圣尊之巅停留了数百年。

    寻常大圣,他还真不怕,有的是手段对付。

    至于夜孤寒,顶多也就初入大圣之境,刚峰圣尊还真没怎么放在眼里。

    “还有我手中之剑。”

    夜孤寒笑了笑,将手中青河剑横在身前。

    “老祖,这小子不知天高地厚,以为大圣就无敌了,我陪他玩玩。”

    操纵三具铜尸的鬼先生,阴测测的笑道。

    放在在夜孤寒面前丢了点了人,他想试试夜孤寒的斤两。

    即便不能赢下对方,也可以狠狠挫挫对方的锐气。

    轰隆隆!

    三具百丈铜尸大步踏了过来,每走一步地面都在剧烈的颤动,同时间有可怕的尸气冒出,每一具铜尸表面都有古老的圣纹烙印其中。

    “夜孤寒,我这三具铜尸炼制了数十年,生前都是蛮族圣尊,死后肉身更甚从前。”

    鬼先生操纵着三具铜尸,笑道:“不知道瑶光的本事你学到几成,能不能破我的百炼铜尸?”

    唰!

    他随意捏了手印,三具铜尸的眼睛绽放出黑色魔光,头颅同时抬了起来,像是活过来一般。

    轰隆隆!

    三具铜尸以极快的速度,朝着夜孤寒杀了过去,各自施展出生前武技,甚至连圣道规则都保存了下来。

    “青河大圣!”

    白家老祖想要帮忙,他知道这玩意有多难缠,白家圣境有一半被其所重创。

    鬼先生的自信也来源于此,他相遇一个人就推平了半个白家在天道宗的势力,因此极为张扬。

    “我一人足矣。”

    夜孤寒身体一窜就飞了出去,他主动与三具铜尸厮杀在一起,不让三具铜尸窜到后方白家等人阵营。

    砰砰砰!

    三具铜尸的灵活性,让人震惊不已。

    看上去如小山般的铜尸,动作居然无比轻盈,可当他们出手之时,拳芒将空间都给直接轰出一道道裂缝。

    不一会,这三具铜尸就将夜孤寒给困住了。

    锵锵锵!

    夜孤寒的青河剑砍在尸身之上,发出金属铿锵之音,碰撞出数不清的火花。

    可仅仅只能留下一道道痕迹罢了,始终无法真正伤到铜尸。

    “黄毛小儿,我以为有多大本事。”

    刚峰圣尊冷哼一声,眼中露出残忍的杀意。

    一旁俊阳圣尊道:“爹,这夜孤寒吃里扒外,就不该对他留情,待会直接挖了他的圣源,他这大圣之源也算珍宝了。”

    “太便宜他了。”

    刚峰圣尊冷冷道。

    他对夜孤寒比夜千羽更恨,治不了夜千羽,还治不了你?

    轰!

    可就在此时,夜孤寒身后异象绽放,一柄金色的圣剑从其体内飞了出来,剑宗金霄峰拔地而起。

    唰!

    夜孤寒凌空飞转,金色的剑光如烟花绽放,剑光之绚烂,晃的人眼花缭乱。

    鬼先生心头一紧,在仔细看去时,夜孤寒已经飞出三具铜尸的包围,稳稳落在外面,持剑而立。

    鬼先生连忙朝自己的铜尸看去,瞧见铜尸表面伤痕依旧很浅,顿时放下心来。

    他嘴角露出嘲讽之意,笑道:“花里胡哨,看我怎么灭了你!”

    鬼先生单手结印,光芒大作,而后伸手往前一推。

    三具静止的铜尸,发出一声怒吼,同时迈了出去。

    砰!

    可不动还好,这一动之下,铜尸身体碎成数千块轰然倒塌。

    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当场崩溃。

    众人大惊失色,尤其是白家诸圣,眼中露出极度震惊的神色。

    要知道他们之前,被这三具铜尸折磨的可不轻。

    “这……怎么可能,你不过初入大圣!”

    鬼先生心疼无比,惊讶的语无伦次。

    他抬头看去,就见夜色之中,夜孤寒轻描淡写的笑道:“谁还不是个天才少年呢!”

    “逆子!”

    刚峰圣尊当场暴露,轰,他于此刻再无保留,两千多年的修为尽数爆发。

    轰!

    这一刻,他依旧是圣尊修为,可他的气势却打破了圣尊的桎梏,来到了与大圣媲美的地步。

    轰隆隆!

    这股磅礴的圣威,一息之间,将夜孤寒的剑势都给镇了回去。

    他化作一抹黑光,直接朝夜孤寒杀了过去,眨眼间就连出十招。

    恐怖的异象出现在他身后,一朵朵大道之花不断绽放,每出一招就将夜孤寒逼退一步。

    十招之后,夜孤寒的气势跌落到了谷底。

    就是现在!

    刚峰圣尊眼中寒芒一闪,正准备出手绝杀,可夜孤寒不慌不慌,体内飞出一柄紫色圣剑。

    两道圣剑加持,夜孤寒原地未动,轻松挡下了他的杀招。

    嗡!

    剑身泛着月光,轻轻一震,将气势汹汹的刚锋圣尊直接逼退。

    “呵!”

    夜孤寒笑了一声,他往前一步,又一柄赤焰圣剑从他体内飞出。

    噗呲!

    三柄圣剑加持下,夜孤寒一剑震碎了对方的护体圣气,将对方贴身圣甲都给撕开一道裂缝。

    鲜血从裂缝中飞出去,刚锋圣尊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他已经不知道多少年没受过伤了。

    “再来!”

    夜孤寒气势如虹,一步迈出,连出三剑,同时间又有圣剑从其体内飞出。

    剑光纵横,圣气激荡。

    月光下,夜孤寒如剑神一般锋芒无匹,将这夜家老祖打的无反手之力。

    几步走完,夜孤寒身后已聚集了七柄圣剑,他的剑意达到了常人无法想象的地步。

    “太玄剑典!”

    章家和白家的人,都将夜孤寒施展的剑法认了出来。

    正是剑宗镇宗功法,太玄剑典。

    刚锋圣尊落定之后,浑身鲜血淋淋,他看着夜孤寒嘴唇都在哆嗦,指着对方道:“夜孤寒,我是你祖宗!”

    “还是叫我青河剑圣吧,别叫我名字,咱两可不熟。”夜孤寒咧嘴笑道。

    突然,他顿了顿,笑道:“今天打的就是祖宗!”

    呼哧!

    话音落下,他裹挟着七柄圣剑的威势,直接冲向了夜家人群。

    一人一剑,独斗夜家五名圣尊!

    有夜家圣境强者想要出手,可还未靠近就被剑气所伤,吓得脸色惨白,当场狂退。

    夜家四名本家圣尊,加上客卿鬼先生,一共五名顶尖圣尊。

    可在夜孤寒的剑下,却完全没有反手之力!

    这太可怕了。

    太玄剑典催动下,七柄圣剑锋芒变幻,夜孤寒直接使出太玄剑阵,从头到尾压着五人再打。

    “谁不曾风华绝代!”

    夜孤寒一剑挥出,七座剑宗圣峰在平地间融合聚拢,而后发出一声惊天爆炸。

    嘭的一声,天地仿佛都爆炸了开来,夜家五名圣尊各自吐出口鲜血。

    可还没完!

    夜孤寒持剑一指,轰,这一瞬间,他身上有万千剑光炸裂,而后一道磅礴剑光其剑身中迸发出来。

    轰隆隆!

    这是何等恐怖的剑光,从天而降,破空而至,剑光上烙印着古老的经文。

    天地间,似有古老的声音在不断吟诵。

    而后一声爆响,刚峰圣尊、绝冥圣尊、俊阳圣尊……五名圣尊直接被炸飞出去。

    剑势滚滚而出,皮开肉绽的五人还想挣扎着起身,被这剑势一压扑通跪了下去。

    “老祖宗给我行此大礼,我可真受不起。”夜孤寒面无表情的道。

    刚峰圣尊心底一松,以为夜孤寒还有点忌惮,可谁知道夜孤寒,淡淡的道:“还是眼不见为净的好。”

    话音落下,一道剑光横空而至,洞穿刚峰圣尊的胸膛,将他钉在百里外的一座山峰上。
本站所有小说由网友上传,如有侵犯版权,请来信告知,本站立即予以处理。 Copyright © 2020 All Rights Reserved.